剛在電視上再看了一次《大智若魚》,真的是部令人從心裡暖到身體的電影,來不及把現在的感動記下,就把以前放在舊台的文章拿出來紀念一下,兩年半前的文章呢,好懷念。

以下,才是原文。

每個父親都是一個英雄--電影《非法正義》的文案如是說。

小麥克蘇利文與父親真正地親近僅有數週,而這短暫易逝的時光讓麥克蘇利文在他的心中永恆地駐足,海的彼岸沒有父親等著他,卻有無盡而真實的回憶隨時在擴散,父親早早的離去固然是悲劇,但他確實從父親的手、擁抱與鮮血中掌握到確實的情愛。

威爾可沒有小麥克蘇利文那麼幸運,他有著一個有如「聖誕老人和復活節兔子般有魅力」的父親,但在他心目中,這個父親是徹頭徹尾的假貨。巫婆的玻璃眼珠?小偷靈魂轉世的大怪魚?超級巨人和狼人馬戲團長?連體嬰女伶?鬼才會相信這些是真的。

重點是,這個愛扯謊又無盡迷人的父親是個人來瘋,連兒子的婚禮都被搞得像是自己的銀婚辦桌似的。為此,威爾三年與父親無語,直到父親終於走到了盡頭。

隨著一箱箱老舊書信文件的整理,以及母親不經意地回憶透露,威爾發現父親荒誕的故事似乎並非全然虛構;在幼小的威爾眼中,父親是世界的中心,雖然他總是在外奔波,卻能帶回一個又一個無比絢麗的冒險故事;而對年長的威爾來說,父親只是個衰老、平凡但優秀的說故事高手。

塵封中的蛛絲馬跡逐漸地被開展,幻境與現世之間的橋樑被重新搭建,威爾終於了解,父親不是基於表現慾與自戀才編織出一個個美好的故事,而是以故事包裝自己的理想、期望與關心做為唯一兒子的禮讚,父親透過無數的故事傳達自己的信念給威爾:追求大魚,並且成為大魚。

於是,在父親的最後旅程上,威爾再一次融入父親的奇想世界中,以最後的故事祝父親一路順風。

這可能是提姆波頓奇想與搞怪習氣之下最「溫馨」的一部作品。

相較於《剪刀手愛德華》的諷刺性華麗、《蝙蝠俠》的黑暗壓抑與憂鬱、《火星人入侵》(我不確定中文譯名,英文原名《Mars Attacks》)的扭曲惡搞、《斷頭谷》的矯飾血腥,以及《決戰猩球》的向經典致敬,《大智若魚》的冒險奇想、理想主義與情感交錯,都讓這部結局難以預測的電影散發出提姆波頓作品少有的可愛氣息。

片名「大魚」不只是父親冒險故事的元素而已,更是他的心境與價值觀的延伸。這部片有著《阿甘正傳》式的美國精神,虛構與真實的辯證則讓明亮的色彩不至於過度鮮豔而失真,在片尾威爾與我們一起見證父親不凡的一生,也在父親臨終前完成了遲到三年的父子情感。

於是,每個父親都是一個英雄;無論出發點多麼地平凡,父親都是如此地不凡,只要孩子多一點信任與細膩的真心。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