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斯丁熱愛花草盆栽,只要溫柔而細心的照料就能妥善生長的物種,讓他感到平靜而心安;他彬彬有禮、循規蹈矩,是前途無量的外交官員,尊重規範是他的習慣,破壞體制原先不存在於他想像中的未來。

泰莎積極熱情、嫉惡如仇,反抗一切非人道的剝削壓迫、渾身充盈著理想主義的光采與情懷,體制不會同情弱者,所以人人皆應主動出擊、衝撞現況,這是泰莎的信念,也是她長期以來奉行不悔的行動方針。

泰莎的存在,對賈斯丁而言,是純然突兀的羈絆,但他對她有著滿溢的愛情,所以帶她到非洲、與她成婚,並容忍著她激進不已的秘密行動。流言與批評四起,出軌與破壞的臆測以訛傳訛,他的心逐漸動搖,他懷疑自己的愛情被設計利用,但他依舊深愛著彷如自身對極存在的妻子。

直到泰莎極為曖昧地慘死於荒野。

他的心支離破碎,有如【疑雲密佈】裡的哈里遜福特。然而隨著賈斯丁檢閱了妻子的遺物,以及接踵而至有形無形的官方阻撓,他逐步揭露了妻子不為己知的潛黯秘密,那隱晦卻堅實的體貼與眷戀,以及面對邪惡歌利亞集團依舊毫不動搖的氣魄與執念。

於是他捨棄了前途,背離了體制,無所不用其極地發掘真相,不計代價地將所得的證物交由他人公布,然後回到妻子的斷魂處,等待人生的結束,彼端有著妻子的等待,那兒才是他真正的故鄉,也是靈魂永恆不朽的安適之所。

愛,不計一切。這是【疑雲殺機】的文案,不談製藥廠的跨國陰謀、政治強權的殘酷苟且,以及非洲人民的貧疾困境,這是不折不扣的愛情電影,是對愛人喪失信心後重新以靈魂交會並安然殉情的浪漫詩篇,理念與贖罪只是點綴、暗殺與謀略只是佈景,只有愛才是唯一的真實。

不過,這畢竟不只是愛情電影,起碼導演佛南度梅瑞爾斯公開地表示了強烈的陳述意圖,志在揭露製藥廠在黑暗大陸上慘絕人寰的非人道行徑,以及各國政府無血無淚的姑息政策。在如此強烈的企圖心下,導演到底完成了什麼?

實在說,沒有什麼。我很驚訝國際間對本片會有如此壓倒性的好評。

類型極為相近的【驚爆內幕】,以冷觀的鏡頭語言展示著煙草公司的龐大影響力,以及個別人士在集團壓迫相逼之下的無奈與悲哀,更凸顯了理想主義在面臨殘酷現實的當下必然會有的挫折、妥協與犧牲。

反觀【疑雲殺機】,扣除將近一半的愛情篇幅,除了泰莎慷慨激昂的理想性陳述之外,本片對陰謀背後的政商機制實際運作少有描繪,連賈斯丁的鋌而走險都缺乏正當性,身為外交官的他,理當擁有更多堪用的資源與管道,讓他不必非法出境、藏身匿蹤、身陷凶險,以致於灰頭土臉。

換言之,除了執拗的愛、思念與憤怒,賈斯丁的行徑並無現實上的合理性。這一場浪漫又美麗的殉道之旅,運氣與碰巧的成分居多,現實與剖析的質地稀薄。

製藥廠和實驗執行單位如何合作?政府與製藥廠之間的勾結如何地緊密?這在電影裡僅透過官員、間諜與社運份子破碎的言談獲得約略的說明,那麼大多的篇幅到底在哪裡?在主角的情緒描寫、對愛人的回憶以及四處奔走之間。

這樣的敘事,到底有何價值?梅瑞爾斯彷彿紀實觀點地剪輯著非洲當地的生活影像,抽離了耽溺的愛情回想,剩餘的內容打開國家地理頻道就知之甚詳,沒有細緻或衝突的觀點辯證,也沒有具參考性的情節描寫。單以純熟的紀錄剪輯技巧呈現主客觀敘事的作品,真的值得如此排山倒海的盛讚嗎?

起碼在字幕浮現之時,我沒有感到醍醐壓頂的滿足,僅得到情愛層面的約略慰藉。雷夫范恩斯終究是飾演深情種子的翹楚,那渾身散發出的悲哀與沈醉,頹廢中又潛藏反動力道的氣焰,讓我想到【英倫情人】裡為了愛人連國家都可以背叛的癡情漢子。剪輯破碎的本片,畢竟不是成熟的政商反思作品,卻是極具潛力的愛情小品,雷夫的眼神就佔了全片的一半份量,至於製藥廠的萬惡罪狀?自己上網做功課吧,看電影幹什麼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