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對男人來說,保護一個國家和保護一個女人,是同樣一件事。」你可以不同意這句話,不過這故事的確是如此進行著。美麗的前越南舞女鳳,與戰火紛亂中的越南,正反映著湯瑪士(米高肯恩)與艾登(布蘭登費雪)所代表的對立價值觀。

垂垂老矣的湯瑪士,早已失去人生的理想與熱情,他外駐西貢多年,產出的新聞作品越來越少,反正也無所謂—新聞能幹什麼呢?只是一片隔天就被遺忘的文字方塊罷了;他懷疑國際對越南的干預是否必要,民主是否為普世的價值尚待爭論,但這不是他有興趣積極參與的議題,如同他的感情生活一樣:一個不可能離婚的遠方妻子,使他完全無意改變與鳳之間的關係,即使他在意鳳、也了解這對鳳來說是不公平的耗損。

湯瑪士多麼希望一切都不要改變、安穩地長久地留在此地,然而事與願違,他不得不做出改變。伴隨著神祕而年輕的美國男子艾登的出現,湯瑪士第一次有了所謂的情敵,而艾登對民主政治的信仰與對一切事務的積極態度,讓湯瑪士顯得蒼老而缺乏生命力;湯瑪士被迫做出改變,使自己能繼續留在西貢,使鳳能夠繼續留在身邊。

而正如湯瑪士所說的,艾登以一致的態度面對著女人與國家。當湯瑪士謊稱自己已和英國的妻子離婚後,艾登怒氣沖沖的隨著鳳前來質問湯瑪士,即使是作為鳳的追求者,艾登主動、強勢且不惜撕破臉的態度,相較於湯瑪士的沈穩依舊顯得驚人。

於是,當湯瑪士與我們終於知道,艾登從事的祕密扶植與顛覆行動,是以民主之名行非法干預之實的霸權主義,是不惜犧牲平凡百姓也要達到政治正確的獨斷思惟,我們才恍然大悟,艾登其實沒有隱藏什麼。他的確隱藏了他的身份,但他實踐著自己篤信的價值;湯瑪士從情感上的得過且過,到後來狗急跳牆的撒謊,這是對自己與旁人的苟且才導致的表裡不一,是自以為能置身事外而安然生存所造成的必然惡果。「你遲早要選邊站的,富勒先生。」湯瑪斯的助手冷靜地提出此言,而湯瑪士的決定造成了艾登的死亡與鳳的遺憾。這真的是湯瑪士所樂見的結果嗎?我懷疑。到頭來,湯瑪士依舊不是個積極地想要完成什麼的疏離者,他僅有的積極只能在企圖與鳳重修舊好這點獲得實踐。

最後,湯瑪士依舊被西貢這個城市所魅惑著,艾登則無言地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中。湯瑪士與艾登的對立思想可以讓我們反省美國或任何強權對他國的干預行動的正當性,但撇開小布希近日荒腔走板的單邊主義與權力傲慢,我們能理直氣壯地、如湯瑪士一般,倡言主張:干預是無理的、沈靜的旁觀才是正道嗎?

我懷疑。

後話:

在看完電影以前,我完全沒有察覺這是一部菲利浦諾伊斯的作品。對這個導演印象不深也無甚偏愛,只記得【愛國者遊戲】中濃烈的復仇意志、陰雨連綿的場景配上詹姆斯霍納以及克蘭納德合唱團的音樂相當引人,但續集【迫切的危機】就是一部鬆散牽強的爛片;這是我對諾伊斯的所有認識。

所以當我知道這部片由他執導時,我著實地驚訝了一會兒,甚至連帶地發現他也是【航越地平線】、【鐵鷹戰士】、【銀色獵物】、【神鬼至尊】與【人骨拼圖】的導演,不禁讓我倒吸一口氣地對他佩服了起來。

因為這些片子雖然不見得是經典,但在該類型電影中都是頗有特色的代表作。連沒什麼名氣的B級製作【鐵鷹戰士】都是挺有趣的作品,因為這部片擺明了是座頭市的西洋現代版。雖然劇情粗糙芭樂到了極點,但老牌荷蘭帥哥魯格豪爾耍弄起武士刀還真是有模有樣的,北野武應該讓他在【盲劍俠】裡頭參一腳才對;看來我一直低估了諾伊斯。他或許不是什麼大師,但他似乎相當勇於嘗試不同的作品類型;或許,只是或許,他有一天也會被列為大師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