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_my_god.jpg

隨著賽德克的上映,某種似是而非的相對主義論調開始流行了,

這種論調叫做「拿現代的道德標準來評斷莫那魯道的行動是不公平的」,

講這種話的人,似乎想展現某種「尊重多元文化的胸襟」,

進而表示批評莫那魯道的人「抱有優勢文化的傲慢」或「以今論古有欠公允」,

然而,以上的姿態實在非常奇怪,

畢竟,莫那魯道--無論是電影中的或現實中的--的主張與信仰是否邏輯一致,

其行動耗損了多少人命、對後人又達成了甚麼效果,

都是可以在界定標準後加以評斷--這跟強不強勢、傲不傲慢沒有半點關係,

若目標是「讓賽德克族興旺發展」,那莫那魯道顯然是失敗的,

若目標是「保衛賽德克的獵場」,那莫那魯到還是失敗的,

若目標是「維護賽德克族的尊嚴」,那可以來看留下來的賽德克人有了甚麼尊嚴,

總之,任何目標,都有其標準,有了標準,就能被評斷,

就算被評斷的「對象」已經做古,

我們仍能試著判斷「在當時的情境下,有沒有更佳的做法」,

所謂的學習與檢討,就是這麼一回事,

就像根據目前的醫學知識,我們很清楚20年前醫生對孕婦的建議許多是錯誤的,

那些錯誤許多源自過去的技術侷限、隨著技術的進步才逐漸被釐清,

然而錯誤就是錯誤,不能因為「時代背景」就被粉飾,

認知過去的局限而「體諒」其錯誤是一回事,

然而「漠視」甚至「粉飾」過去的錯誤是另一回事,

特別是當「錯誤」已經牽涉到幾百條人命,「漠視」與「粉飾」就更顯得荒謬,

以莫那魯道的例子來說,

如果你對他沒有私心、沒有美化的慾望、沒有英雄主義的動機,

你就會懂得質疑他率領大規模出草的正當性與必要性,

在你看到賽德克的「頭目」能以兒子與日本人的衝突做導火線帶領大家去送死時,

你還可以質疑他憑甚麼做這樣的決定,

如果你覺得賽德克的領導人能因為兒子出事而以滅族為代價去出草,

請問天皇依個人喜好叫武士切腹又有甚麼不對?

如果君權神授是沒有根據的迷信,天皇=神是沒有根據的迷信,

請問祖靈的榮耀與彩虹橋又為什麼不是沒有根據的迷信?

如果莫那魯道早先聲稱的驕傲與榮耀是正確的,那為何最後又默許了投降?

如果相信日本人將己方視為賤民、習於迫害與賤踏,

又為什麼要在大肆出草之後,還將孕婦交到日本人的手裡?

如果孕婦與其肚裡的孩子是珍貴的--所以才沒有叫他們去自殺,對吧?

為什麼好不容易長到青春期的孩子又是可以犧牲的?

這些,是就算不願以今論古,也能輕易指出的矛盾與荒謬,

不用加諸任何科學事實、即可找到大量矛盾與荒謬的主張,確認為迷信無誤,

而如果你認為批評賽德克的迷信叫做「不當地以今論古」,

請問你要拿甚麼標準去批評奴隸制度、父權壓迫、纏小腳以至於所有迷信?

莫那魯道出草至今不到百年,你就願意「漠視」或「粉飾」其迷信,

你的理由是「時代背景」或「以今論古有欠公允」,

這理由用在那更久遠的黑奴、獵女巫與異教徒屠殺還更恰當,

時代背景不同!以今論古有失公允!

而228也有其時代背景!以相對成熟的民主道德評斷混亂時期的屠殺也有失公允!

是不是這樣呀?

是說,國民黨殺那麼多本省人跟外省人,也是有其複雜的緣由的,

換做是你,你也可能出手殺人的,

同樣的,當你是希特勒、墨索里尼、小布希與歐巴馬時,你都可能下令殺人的,

要是蔣介石與蔣經國的位子給你坐,戒嚴到底多久才會解除也是未知數!

總之,以上所有人做的所有決定,都有其時代背景的,

所以,認為不能對莫那魯道「以今論古」的你,對以上到底有何批評?

沒有的話,我說你是個拒絕道德判斷的懦夫,

然而如果你對以上有所批評、卻放過了莫那魯道,

你將成為雙重標準的笨蛋,懦夫與笨蛋,你要當哪個?

你可以選擇兩個都不當,如果你真的有腦的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