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ious.jpg

你是個普通的上班族,

某日,你的同事中邪了,衝過來對你揮巴掌,

眾所皆知,大部分的巴掌無論力道大小、挑釁與激怒人的效果都非常好,

被惹火的你有四種應對方式,

選擇一,推開那個同事、離開現場,然後叫主管處理、否則提告,

選擇二,抱持禮尚往來的精神,他揮一巴掌、你就回一巴掌,直到他住手為止,

選擇三,直接重擊他的喉嚨或生殖器,讓他瞬間失去行動能力,

選擇四,用擒拿術對付他,避開正面、從側方進行腋壓肘關節控制,

很明顯,只要有人證物證,選擇一才是最佳的,

公司為了息事寧人,勢必要對你有所補償、或對同事進行懲罰,

如果公司什麼都不做,你還有提告這個選項,

選擇二這叫火上加油,遲早會把辦公室變成綜合格鬥的戰場,

選擇三很容易防衛過當,人家反過來告你傷害的可能性亦非常高,

選擇四的門檻高,除非有體能或武術優勢,否則到頭來還是得進入綜合格鬥戰場,

以上,大多是常識範圍,

事實上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面對衝突,大多會採取類似以上的原則,

面對暴力,以暴力回應是某種選擇,但這不是唯一選擇,而且未必是最佳選擇,

奇怪的是,

當場子換成教室,許多人就自動變成白痴、認為體罰=暴力是唯一的答案!

這幾年,

這種號稱「傳遞老師心聲」的文章實在太多,說來說去的重點不外乎:

1、人本太理想化;

2、體罰在許多時候是唯一有效的手段;

第一點即使是「贊成零體罰」的人都可能贊同,至少我就是贊同的,

人本的言論很容易「單方面譴責老師、完全無視現實」,

而相較於比較容易罵的老師,

佔據資源卻迂腐顢頇的教育部倒沒那麼常受到人本的砲火,

所以,要批評人本理想化、甚至有其腐敗之處,

這我完全沒意見,有事證或推論就好,

然而真正的問題在於「體罰在許多時候是唯一有效的手段」這主張,

台灣長年講求威權,「尊師重道」至今仍是許多人放不下的迷信,

連帶習於「老師、父母或政府有權對被管轄者=學生、子女或國民施以暴力」,

結果,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都會採用的非暴力解決方案被遺忘了,

鞏固的是老師、父母、政府與所有當權者「以暴力而非溝通解決問題」的陋習,

請注意該篇文章的一句話,

那句話說「人本主張學生不可以打罵、不可以管教、不可以處罰」,

我不是人本的成員,

但我很好奇包括人本的任何教育組織何時喊出「學生不可以管教」這種鬼話,

相反地,

我倒是看過很多現任老師認為「管教≒體罰≒老師使用暴力的特權」,

再次呼應了上面講的「非暴力解決方案被遺忘了」這件事,

以上述文章來講好了,

文中前半講到趴著睡覺的學生,

我不知道詳細狀況,但我可以問的是:這樣的行為是否影響到其他人上課的權益?

最有資格判斷的、是授課的老師,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直接將他請出教室、暫時留置在學校某處進行隔離就好了,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讓他繼續睡,他放棄的權益、就自己承受後果就好了,

就那麼簡單,這件事不管發生在教室還是辦公室,本質上都沒有改變,

跟體不體罰一點關係都沒有,

而如果學校沒有這種「隔離」或緊急處理的機制,

責怪的對象也該是不思改進的校方與尸位素餐的腐敗教育部,關人本屁事?

要說這個狀況體罰是有必要的?

所以要怎樣,叫這學生去罰站、半蹲、慢跑?還是乾脆拿藤條毆打他?

打完了要幹嘛?他會因此學乖、感受到受教育的必要與珍貴?

會的話,根據在哪?不會的話,那幹嘛要浪費時間精力?

文中還提醒人本有許多被記了很多大過、不痛不癢還能畢業的學生,

我真不知道這種「提醒」有什麼意義,

學生不想學習,你要靠體罰或其他暴力來「逼」他學習嗎?

會有這種想法的老師,真的對自己過去的求學經驗有任何印象嗎?

有長眼就該注意到,許多學生被老師的威嚇與侮辱的結果是厭惡學校、拒絕學習,

而如果學生沒有因為老師的暴力而學習,那只會創造更多的傷害與衝突,

如果學生因為「恐懼」老師的暴力而學習,那學生的學習動機不就被摧毀了?

這恐怕不是諸位老師口中的「教育的目的」吧!

更有甚者,針對那些缺乏學習動機、我行我素又影響其他人受教權益的學生,

要談的應該是「隔離」甚至「退學」等機制,

如果現行制度缺乏這樣的機制,那也該找校方或教育部來談,關人本屁事?

文中最後提到一個甩老師巴掌的學生,

還感嘆「被學生打不出手的才是好老師」這件事,到底是在感嘆個屁?

是的,被甩巴掌這件事沒有人喜歡,

我如果被甩巴掌,我何止想甩回去而已,我還想把對方的手腕折斷勒!

但這種想還手的衝動並不是佐證還手是正當的,更不能據此聲稱還手是必要的,

以文中描述的情境,

我認為沒有還手的老師處理得很不錯,

就算現行制度下許多學生的暴力行為未必起訴、被校方強壓下去、被教育部漠視,

欠罵的仍是校方與教育部,而非人本,

而面對有暴力行為的學生,沒有隨他起舞進而暴力回應、直接透過規則制裁他,

這樣的訊息非常值得讚賞,

不暴力回應不等於軟弱,盡可能避免使用暴力、才能傳達和平與溝通的重要性,

畢竟,罪犯才需要以暴力宣示自己的權威——當權者的習慣就是這樣!

請注意,我這裡並不是說老師不該保護自己,

如果學生的暴力已經威脅到老師的安全,當然應該出手壓制他,

那面對威力不見得大、但激怒效果一流的巴掌呢?

如果老師有把握完全壓制學生、不引發更難收拾的暴力,

那就出手壓制、用擒拿術把學生丟到訓導處吧,這樣非常合理、還能建立風範,

問題是有幾個老師有這種本事?

現在小孩發育很好,而除了體育老師以外,有幾個老師有壓制青春期學生的自信?

到時壓制不成、反而讓學生從甩巴掌升級為揮拳頭,倒楣的還是老師吧!

被地痞流氓恐嚇甚至傷害時,判斷勝率決定要不要還手才是明智的,

青春期的學生在體能與破壞力上可不遜於地痞流氓,

怎麼會有老師覺得拿體罰等暴力手段來面對他們是最佳手段?

而這種荒謬的想法在過去思想封閉、威權主義濃郁的社會還說得過去,

如今威權主義大不如前——但仍有餘毒——資訊快速而流通,卻還有這等想法,

怎麼看都是無能與自甘墮落的結果,

是說,教育市場不但被政府嚴重管制,學生這端也被強迫消費=義務教育,

在這樣的情況下,期待教育部與校方有何積極做為,這叫痴人說夢,

說到老師,有的老師有熱情、有的老師很努力、有的老師是迂腐的廢柴,

什麼人都有,而我相信自認為有熱情並願意努力的老師,

不該是「把暴力當作必要手段」的老師,

一旦有這種想法,那離自斷創意與自我神化的路也不遠,

到頭來仍是降低自己教育的水平而已,

無能的老師與迂腐的教育系統,才會訴諸暴力,

過去的老師受限於當時的封閉資訊,「誤以為」暴力是有效的,這點可以諒解,

現在資訊變多、相關討論也很興盛,還留有這種毫無根據的迷信,

就是教育者自己的問題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