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女性友人的交情深度,與她能接受的言論尺度高度相關。

所以,真正跟我要好的女性,都能接受——或假裝接受,辛苦了各位——我相當物化又不尊重人的言論,走在路上對路邊女人品頭論足時通常會出現:她看起來很欠幹、上她不如上廁所、這個看來堪用但不耐用、那個不能用應該直接回收,之類的對話。我剛認真算了算,能當面又長時間接受我這種論調的女性,從小學開始算,不到五人,果然好友這種東西是重質不重量的!當然如果妳能接受這種對話,又喜歡聽男人講真話的話,我們絕對可以聊得來的啦!這不是徵友文,這不是徵友文。

另外我要強調的是:物化的行為很難擺脫,刻意釐清反而無聊,而尊不尊重必須看平日言行,我自認為在日常生活的範圍內,對女性同胞算是相當尊重的——如果不同意,我也沒辦法,整個無賴化——這跟我物化又失禮的言論無關,要當面聽我講這些,真的要有交情才行,尋常陌生人妳敢聽我還不一定敢講——所以才需要部落格呀!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不就是部落格的精髓嗎,這跟日常生活是不一樣的啦!至於那些老把部落格語言與真實生活連在一起的人,去看醫生啦!帶成龍一起去。

廢話一堆,我要講的其實是:對女人、我真的很不挑這件事。

這不是我說的,是女性好友們說的,我本身可不承認,我認為這叫做隨和,基本上我只要求:臉蛋端正、身材云稱——之前有個失禮的傢伙說,這種條件連掃地阿姨都達得到,掃地阿姨有沒有那麼殺呀!——至於身高、罩杯、髮型、眼睛,幾乎完全不設限,高我十公分若願意接受我、我也樂意——可惜沒這經驗——罩杯就算水平也沒問題,髮型只要不像歐陽菲菲就可以,眼睛只要沒有多或少一顆就沒關係,這叫做隨和,隨和啊!女生的美雖然可以標準化,但排列組合之後還是不少種的。

結果跟女性好友們走在街上玩搜尋遊戲時——所以要重複著這個很欠幹、這個很不下飯之類的垃圾話——女性好友們竟然都覺得我相當不挑,這些女人背景各異、個性不一,對女人的長相更是從刻薄至極到慈悲為懷都有——慈悲為懷的女人,會說胖妹有點肉、會說壯妞很普通——而她們竟然不約而同地認同我很不挑,這叫我情何以堪呀!我對自己的女人條件辨識力可是相當自傲的!——又不能當飯吃自傲個屁啊——所以,本著自然組學生的科學精神,我開始歸納我與女性好友們的觀點。

結論當然不會是:我真的很不挑。

我凝視女人的時候,基本上會選用最大可能模式最低修飾模式,前者會替眼前的女人自動進行化妝、服裝有時甚至髮型的微調,盡可能設想出其最美麗的樣子;後者則是相反,盡可能把外在的裝飾去掉,不過主要是針對身材,穿高跟鞋者修正腿長、穿小洋裝者修正腰身之類的,只要能以其中一種模式取得我的認同,這女人就過關了。所以,我怎麼會不挑!這背後可是有一整套經心的判斷機制!工作都不見得那麼認真!任何認為我不挑的人,只能說不夠瞭解我啦!突然覺得孤單了起來。

我的凝視模式蘊含的前提是:潛在的美女比我們想像得還要多。去除天生就大眼、挺鼻、奶大、腿長的明星級人物,絕大部分人——以及二線明星們——都是修正出來的,比方說走在西門町的街上,不是會看到足以毀滅世界的格子褲襪、或者把人腿變火腿的三截式穿法,然而事實是,當女生把這些垃圾脫掉後,本質上還是很可愛甚至性感的啊!千萬不要因為大網襪或者羅馬怪鞋而嫌棄人家!反之,只要長相端正、身材又云稱,畫個眼妝、穿個短裙就變成騷貨了,不要低估人家的潛力呀!

而我又發現,女性友人們再怎麼慈悲,通常仍會因為某些點而完全否定一個女生,有的人在意眼睛,有人關注臉頰的弧度,有人無法忍受品味差的女生,還有人會痛恨氣質差的女生——有沒有那麼麻煩呀!最早明明在探討欠幹度的不是嗎?顯然我的女性好友們嘴巴上聲稱記得、腦子卻沒辦法同步調整,所以她們把一個單純的交配活動評估擴大成交往甚至結婚對象選擇了,難怪會覺得我不挑!上帝知道我只是單純地進行交配活動評估而已,在這個範圍以內,真的沒有太複雜深入的考量呀!

而我再怎麼隨和,通過我低標的女生,只要個性與腦袋正常,在男生堆裡通常相當吃得開啦。所以,我真的沒有不挑!是說我也不知道為何要澄清這件事就是了,最早明明是想寫上週跟蘇小姐討論的、有關胸部與臀部那個比較重要的垃圾內容,不知道為何變成不挑與隨和的解釋了,反正我解釋再多女性好友們也不會買單,唉,交情再好還是有些界線過不去啊。至於胸部與臀部到底那個重要,只好下次再說了,男女閒話不是我的專長,先貼張舊的臀部海報湊數,下次換其他臀部海報再說!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