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中正廟不過企圖換個招牌、拆個圍牆、去個銅像就有一堆人在靠夭——雖然我也有反對意見,但看著某些護主到中毒程度的傢伙們的靠夭,真的讓人很想笑,看到一些廿歲以下的小毛頭大談蔣中正偉大貢獻的光景,更是這幾年難得一件的復古奇蹟——現在有人想搬總統府,怎麼四周的聲音那麼小?原來,搬總統府的錢不用拿去補貼營養午餐?還是一甲子以前的日據議題,有著卅年以內國民黨威權遺毒所沒有的急迫性?這種議題在過去,不要說實行了,光是拋出來,就可以被窮追猛打十來天,然而換個人來丟,就好像花邊新聞一樣,差別待遇也太明顯了吧!不過,我個人很好奇,搞倒好幾個夜市、品味徹底都會中產階級化的馬英九,能創造出怎樣的總統府?這不是夜市,沒有業績問題,創作的空間近乎無限,真的要玩,應該很好玩。

遷總統府不是當務之急/曾韋禎

近來有因轉型正義、殖民印記、空間解嚴等因素,讓夏鑄九、陳芳明等學者建議準總統馬英九上任後,將總統府遷出現在這棟日治時期的總督府,馬英九似乎也有意規畫將總統府遷至關渡。

除殖民印記轉移焦點

這樣的作法與考量,從各方面來看都是異常弔詭。就轉型正義、殖民印記的觀點來看,不管是日本殖民統治或是國民黨威權統治,皆具上述色彩。但實質受到日本殖民統治侵害的人多已作古。在帶有同化主義色彩也是總督府首任主人的明石元二郎總督,及採內地延長主義的文官總督田健治郎相繼上任後,日本已改採較文明的方式統治台灣。當然,不平等待遇、剝奪仍存在,但這些感受對照於國民黨治台後的惡劣行徑,反倒沒這麼強烈。就連畢生領導台灣民主運動的林獻堂,甚至對他心所嚮往的祖國徹底失望,避居日本,再也沒回到國民黨統治下的台灣。

相反地,國民黨在台灣威權統治下的受害者,許多人都還活著,最年輕的不過才四、五十歲,更多人已經垂垂老矣,將不久於人世。如果要作轉型正義之檢討,應該趁受害者還活的時候,檢討侵害他們的國民黨,這比替死人去清算日本政府還要有意義、急迫性。如果馬英九尚未就任就忙著找日本人開刀,實有避重就輕、轉移焦點之嫌。

就空間解嚴來看,總督府尚未竣工前的一九一六年,為紀念領台廿周年,辦了一場「台灣勸業共進會(類似博覽會)」,以主體結構已大半完成的總督府新廈做為會場,並且開放中央高塔讓民眾登高望遠,登上四樓需費五錢,登上頂樓需費十錢。這樣的開放,引起台灣人熱烈回應,近三十八萬人次的台灣人在展期赴總督府新廈參觀,爭相排隊登塔,遠眺台北市。一開始的總督府空間,並不是這麼地森嚴。

遷府將衝擊濕地保育

總統府空間解嚴與使用總統府辦公並不衝突,只要常態性對外開放,連同台北賓館、監察院、司法院等建築物,都能一併對外開放,這完全不是問題。日本時代辦得到,李登輝、陳水扁也能辦到,沒理由馬英九辦不到。

再者,將總統府遷移至關渡,這數百億費用,除了可以讓全國學童免費吃好幾十年的營養午餐外,更嚴重的是對環境的衝擊,關渡目前的土地能蓋的幾乎都蓋完了,只有關渡平原擁有廣大空地。然而關渡平原的開發問題廿年來一直爭論不休,因為這邊是台北最大片的濕地保育區。若真為實踐一個迫切性不高的日本殖民統治之轉型正義問題,而把總統府遷至此,更是對現行環境的不正義。得失之際顯然易判。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歷史所研究生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