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是最大公約數?來公投就知道,偏偏國民黨不敢公投,民進黨也不敢公投,所以事實是什麼,誰也不知道。雖然我也同意本土不等於血統、省籍或南部,但國民黨到底勇於背叛什麼保守傳統?除了消滅共匪、反攻大陸背叛了以外,剩下愚蠢的傳統都還在呀!

誰怕中華民國?╱陳芳明

檢討的聲音逐漸在民進黨內部釋放出來。主席蔡英文提出「新本土」的概念,基層黨員開始要求把澎湖、金門、馬祖的地圖繪入黨旗,葉菊蘭則公開承認過去執政八年的失敗。這些聲音可能還停留在零星階段,卻暗示民進黨有意擺脫低迷氣氛的企圖。如果自我檢討的風氣形成,則民進黨向前進步的動力當可累積起來。

「新本土」論述 不斷實踐才能奏效

「新本土」概念不應該是空洞的思維,而應該是可以付諸實踐。當年馬英九競選台北市長時,以「新台灣人」的概念爭取在地的認同。在總統大選時,更是以具體行動建立迴異於國民黨保守傳統的本土論述。所有的論述,絕對不僅僅是街頭的招貼告示,而是訴諸不斷的實踐才有可能奏效。國民黨能夠重掌政權,其背後的各種因素民進黨不能等閒視之。以貶抑的態度輕率宣稱國民黨「復辟」,等於是遮蔽對事實真相的認識。進步的論述與落實的行動,是決定政黨輪替的關鍵。

在野的民進黨重新思考新本土時,意味著三十年來的本土論述已到達必須整頓的時候。如果還耽溺於血統等於本土的思維模式,民進黨翻身的機會將愈來愈遙遠。本土不是天賦人權,本土不是相互取暖,本土更不是請客吃飯。台灣的歷史條件每經過一次政治改造就會發生變化,因此文化內容、族群關係、國際視野也會伴隨著產生變動。物理變化與化學變化同時在社會內部不停進行時,本土的定義豈有不變的道理?

何況本土論述已不再是民進黨壟斷的專利,這塊固定版圖開始被國民黨嚴重瓜分。遭到鯨吞蠶食之餘,民進黨不但退守到濁水溪以南,恐怕還要萎縮到八掌溪以南。如果把台南視為民進黨的延安,則本土論述的悲情命運只有更加悲觀。從來沒有一個民主運動是以退卻為職志,真正的改革者永遠是開門迎戰,而不是閉門內訌。民進黨的本土遠景若是如此,幾乎已完全喪失了歷史視野。

正向包容,「本土」不是群居終日

國民黨勇於背叛保守傳統,積極營造本土論述時,只看到民進黨採取犬儒態度報以冷嘲熱諷。民進黨到底做了怎樣的努力?國民黨勇於把中華民國等同台灣,把台灣等同本土時,並沒有見到民進黨有任何積極作為。民進黨在山窮水盡之際,何不反其道而行,把本土等同於中華民國,重新建立迥異於草根傳統的本土論述?

本土不是血統,不是籍貫,不是南部的同義詞,更不是把澎湖、金馬、馬祖排斥在外。新本土應該是中華民國領土範圍內的全面關懷。對抗北部,忽視後山,排斥外島,是過去本土論述的消極內容。如今民進黨已是退無可退,必須加速脫離群居終日的脾性,正視現階段台灣所具備的歷史條件。

中華民國是台灣各個階段、族群、性別的最大公約數,卻是國民黨壟斷的政治論述。國民黨跨過濁水溪攻城掠地時,民進黨仍然敵視中華民國,對抗北部,忽視後山,排斥外島。「你到我家來,我到你家去」,如果可以視為思考戰略,民進黨的新本土概念恐怕需要建構中華民國論述。這樣的論述必須照顧到客觀的歷史條件與文化內容。以反面、負面的態度看待中華民國,顯然已經到了退場的時候。勇敢把本土等同中華民國,整個視野、心態必可獲得調整。

作者為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