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時常看到許多毫無根據地認定藍營較有施政能力、如今因扁珍的墮落事宜又見獵心喜的所謂中間選民,真是讓我感到荒謬無比!反對陳水扁以致於反對民進黨當然沒問題,進步,就是被反對出來的!問題是為了反對民進黨,因而去替滿身屎尿又猛開芭樂票的國民黨背書,這算什麼東西?更有甚者,隨著陳水扁的陷落,配合這些人的反應,我更加確認這些人根本不在乎正義,畢竟他們沒有見識、沒有信仰、沒有批判能力,只能靠新聞事件攻擊反對陣營以建立自己的自信,還要想像對方被打得躺滿地,真是可悲至極!

當然,符合以上廢物條件的人,藍綠皆有!但為何我要特別點名中間選民?因為這群人觀念之破、見識之弱、膽識之薄,比深藍或深綠更令人不屑!深色選民觀念與見識再差,至少有膽識,勇於承認自己的傾向!然而這些中間選民,對諸多議題早就有定見,空會拿就事論事、選人不選黨之類的廢話充當擋箭牌,實際上卻又有明確的政黨傾向——通常偏藍——以致於藍營累計起數十年來的胡搞記錄,他們幾乎隻字不談,而說起民進黨的墮落與沈淪,卻又如數家珍!這樣敢自稱中間選民?真是虛偽又悲哀到底!

那些中間選民哪裡中間?加個偽比較貼切!

話說,我是哪一種?我支持台灣獨立,但如果公投傾向統一,我也沒有異議,我鄙視墮落的民進黨,但更痛恨腐爛的國民黨,我沒有監督誰的義務,民進黨有毛病,我可以痛罵,只是國民黨毛病怎樣就是比較多,所以我願意照三餐罵!我是不是中間選民?他媽的當然不是,因為我不投票!但真的要比,我絕對比那些假中立、真偏頗的廢物偽中間選民有資格稱中間!問題是,自稱中間要幹嘛?我向來不以客觀中立自居,我鄙視以此要求他人的人,更鄙視以此自稱的人,所以?我是哪一種?我說:哪種都不是!

而寫部落格的樂趣之一,就是看一堆智商明顯低於我的笨蛋,不斷地替我貼標籤,還因為這些標籤創造我的流量!說我長久支持扁神?不好意思,我放棄他夠久了,我不需要照三餐罵他來證明這點,沒看見馬先生照三餐聲稱國民黨老品牌、有經驗,最後一樣破功!說我是深綠?深綠的定義是什麼?如果我支持台獨,而中國民主化我就支持不反對統一、美國要吸收台灣我立刻就願意,這樣還算深綠嗎?隨便,反正標籤隨便大家貼,貼完繼續來吵來罵,罵完流量繼續漲,不漲至少能維持現況,話說寫政治文有多容易?

——突然發現,要維持現況,真的很容易!說些廢話、吵些話題就可以。有沒有聯想到台面上的政客?

講了一堆,原本是想講以下這篇評論:內容我基本上同意,只是,身為單一的評論者,或者其他獨立的部落客,要做這種主張,當然沒問題,然而如果再跟民進黨走得近一些,這樣的論述就不適宜了!因為,相較於推動陽光法案,以致於打蛇隨棍上的進擊國民黨內的貪腐政敵,穩住中堅份子、恢復黨員信心、重得民眾信任才是民進黨的當務之急,當自己身上一堆看得到的問題——意思是,問題看不到,就暫時不存在——你拿什麼出來打戰、怎麼敢出來喊?所以,真的關心民進黨,就好好提出換血的方法吧!

——我為何沒有特別提?因為此時此刻,這個議題寫起來沒樂趣、貼出來也沒賣點!懂了嗎?

強盜抓小偷?/林保華

二OO八年八月廿日

前第一家庭的海外存款醜聞所引發的風暴,有一位朋友說,這是上演強盜捉小偷的戲碼,仔細觀察,的確越來越像。因為現在已得到證明的事實,是阿扁家在國外的確有巨額存款;再就是必須清查這些巨款的來源。前者是道德問題、政治問題、法律問題;後者是法律問題。

台灣的民主、法治與社會風氣能否提升,就看已經「完全執政」的國民黨能否正確處理這件事情。不幸的是,目前藍營的政治人、媒體人、司法人,都在重演以往藍綠惡鬥的戲碼,他們爭相爆料,無限上綱、肆意掛鉤,似乎任意作踐「小偷」就可以為「強盜」漂白。例如監察院長王建煊揚言要把助紂為虐的「一群人」繩之以法就是,以致「聖人」俗不可耐。其實,王院長還應該去查,哪些人助紂為虐,幫助汪傳浦、伍澤元、劉松藩、王又曾,他們是連人帶龐大贓款都在國外,也還有更隱蔽的。捉了小偷,敢去捉強盜嗎?

民進黨內的李文忠因為拿過競選經費而自認是「共犯結構」。共犯結構不是沒有,但李文忠如果以為選舉經費都是「黑錢」而自認罪犯,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不要把整個民進黨參選的同志都扯進來當作罪犯而成為自己踏進監察院的祭品。

風暴也蔓延到財經領域,導致股市大跌,尤以金融股為甚,有幾支甚至跌停,以致劉院長出來信心喊話。然而劉院長也必須知道,在他的同志中,有人要把股市壓到五千五百點,逼他辭職換人。因此不要小看這個風暴。

對綠營來說,因為阿扁已經失去誠信,因此不可再去護扁。即使阿扁與陳幸妤,也不一定清楚外面有多少錢,局外人又怎麼知道?但是綠營支持者卻不能因為這宗事件而喪失鬥志。尤其是台灣在政治、經濟、文化,乃至體育領域出現主權危機的時刻。

民進黨必須全身進行體檢,忍痛割去自己身上的腫瘤,正如蔡英文主席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時所說,所有涉貪黨員,民進黨將一併清查。這樣民進黨才能健康地重新起步,在既有的清廉、本土價值下進行改造工程,包括對競選經費的處置。對以派系為名進行利益之爭的黨員,也應該進行適當處理,才會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綠營應該支持政府盡快清查阿扁的這個案子,而不是掛在那裡,在馬總統有難時就搬出,拿來轉移視線。但是對當事人,即使給他們定罪,也必須尊重他們的人權,不可以回到威權時期的白色恐怖。

為了台灣,不論藍綠,應該回歸制度面,建立防貪、反貪的機制,改革容易產生與助長黑金政治的陋習,因為那是歷史共業。也因此更不可在政治、經濟諸方面向中國傾斜,因為那裡是更加可怕的大土匪黑金窩。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