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覺得,沒有《開戰時刻》耐看。當然,優秀的橋段,重看幾次都禁得起考驗。

開場搶案的節奏感,仍舊令我動心,小丑與黑道的幾場對手戲,也依舊殘酷而犀利,更不要提丹特假冒蝙蝠俠引誘小丑劫囚的動作戲,真的是看幾次都不會膩,小丑從翻覆的卡車中爬出來、對著蝙蝠俠連番開槍、引發大廈間回蕩的聲響,讓人想起舊版《蝙蝠俠》戰鬥機衝往小丑的橋段,少了舊版的黑色童趣、多了濃厚的決鬥肅殺,雖然蝙蝠俠閃身的背後設定我非常不滿意,但,視覺上來說真的非常合我意。

只是,原本不滿意的地方、看完之後依舊不滿意,而且跑出更多不滿意之處。

重看的過程中,小丑的話語,變得更加冗贅,雖然不至淪為華卓斯基式的繁瑣,但仍是奪魂賤老頭式的不合時宜,對丹特的催眠、偵訊室的講演、被制服後的攤牌,廢話連篇、令人厭煩,這讓其他角色乖巧地聽完這件事顯得特別奇怪,我忍不住又想起了杜約翰,洗鍊的凱文史派西,言語的簡約提升了其哲學的合理性,雖然擁有荒謬的前提、卻讓一般人難以辯駁,不像話多的小丑,破綻百出、鬼扯到很討厭。

蝙蝠俠企圖自首的片段,更加地不能說服我。設定應該是:蝙蝠俠想自首、丹特想豪賭。問題是,蝙蝠俠到底是相信丹特可以擺平小丑、還是小丑願意停止殺人?不管答案為何,都是幼稚又愚蠢到極點,高中生都沒那麼智缺,智缺到無能以韋恩集團龐大資源捉拿小丑的同時、還以為自首能達成什麼,而韋恩在記者會的橋段,彷彿比爾蓋茲現身刑案記者會似的,既矯情又荒謬,讓全片的寫實逼真息氣大減。

丹特蛻變成雙面人的過程顯得更加草率,他對高登的恨勉強可以解釋,他沒有追殺小丑這點卻顯得莫名其妙,小丑對他的催眠,彷彿被竄改過的經文,毫無脈絡可言,連詭辯都稱不上的垃圾,要是直接換成對高登的抹黑或其他的算計,我或許能勉強接受,但那些廢話竟然咒語般的改造了丹特、激發出體內丟銅板論性命的雙面人,小丑,到底是何德何能?劇本設定而已,其中的脈絡,根本就交代不清。

而後段福克斯只用一次的監控機器、對照到前段提及的不願放棄權利的凱撒,在我看來,真是矯情到可以,身為黑暗英雄,蝙蝠俠本來就在進行非法的、體制外的、完全以個人判斷為依歸的行動,能夠隨便炸燬道路,當然有辦法在必要的時候進行監聽,反正,他本來就在法律之上;至於他沒多久前才對人性充滿信心、轉眼又認為人心脆弱到不能接受丹特墮落的真相?我說,還真他媽的智缺又精神分裂。

整體而言,我仍喜歡本片,只是再度覺得其被過度神化。有空,再補上最後兩篇。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