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理想,真的像星星?浪漫主義者或許會對這種話有熱情,然而,如果理想真的像星星一樣,那我們可以質疑,這到底是理想,還是某種幻想?一個男人期望成為阿諾史瓦辛格,勉強可以稱之為理想;男人如果想成為範馬勇次郎,那我們馬上可以確定,這根本是幻想;烏扥邦也一樣,對烏扥邦有憧憬,旁人不需要有什麼異議,然而把烏扥邦與現實混淆、並期待透過某種實踐走向烏扥邦,就有點難看了。

大學的理想像星星/張瑞雄

每次社會發生不公不義的事件時,我總希望有大學或大學校長能站出來講話,每次我都失望了。可是每次大學要調整學雜費時,我就見大學出來講話了。

眉批:大學校長的職責,不知道何時增加了維護社會公平正義這一項?另外,為何是大學校長?難道高中校長、國中校長以致於小學校長,就沒有這種職責?要是有的話,我們要不要請英雄聯盟來擔任所有校長算了?

擔負引導社會使命

最近《洛杉磯時報》報導,為了換取內幕資訊,美國聯邦調查局協助四名日本黑幫老大於二OOO年至二OO四年間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中心接受換肝手術,洛杉磯加大事後並接受其中二名黑道分子各十萬美元的捐贈。此事再度引起大學功利化,為了經費而喪失大學理想的批評。

眉批:不知道兩位黑道份子的捐贈有什麼違法之處?要是有,美國司法界當然可以介入;要是沒有,這就是道德問題,而道德問題很容易變成各說各話的嘴砲話題。

大學以維護、傳播、捍衛真理為己任,並探索新的知識,它擔負著引導社會價值取向,規範社會行為的使命,是社會的道德良心,對人類具有巨大的社會公共影響力。如果連大學都唯利是圖,那國家社會的風氣危矣。

眉批:我個人也對大學有著啟發人心的期望,然而,我考慮的是知識的範圍,而提到真理,我卻無法這麼肯定,必定真理向來就不是一個被確定的範疇,既然如此,為何真理有辦法維護、傳播甚至捍衛?而大學生也不過佔總人口的一小部分,如此的單位,何以成為引導社會價值取向、規範社會行為以致於做為社會道德良心的偉大機構?這位副校長會不會期待太高?

一九八六年哈佛大學三五O年校慶,邀請當時的美國總統雷根參加,雷根希望獲得哈佛大學的名譽博士。當時的哈佛大學校長德瑞克伯克予以拒絕,說:「雷根可以成為美國總統,但他難以獲得哈佛的博士學位,因為這是學術的稱號。」雷根因此拒絕參加校慶,人們稱之為「兩個president之爭。」

眉批:以這樣的個案來佐證哈佛的理想性,未免太已偏蓋全了,另外,哈佛傑出校友之多、捐助經費之厚、投資團隊之強,都到了其他名校難以望其項背的程度。有這等本事,才有本事拒絕雷根總統,換做其他沒錢沒權的小大學,不要談風骨了,拒絕一個名人,就等著去喝西北風吧。

一九九六年牛津大學的教授代表以二五九票對二一四票否決了沙烏地阿拉伯億萬富翁賽義德捐贈三四O萬美元在牛津建立世界級工商管理學院的動議。其理由是:「有著古老傳統的牛津大學應當遠離沾滿銅臭的富商,不受金錢的擺布。」

眉批:講得可真好聽,在向留學生收取超高學費的同時,怎麼又關心起金錢來了?把場面話當成真心話,似乎不該是高級知識份子該犯的錯誤,學校治理與企業經營,並沒有差太多,仍要考慮柴米油鹽等生存議題,而牛津大學的這個決議,更應該以社會、經濟以致於文化的角度切入,才能找到真相;有趣的是,這位副校長似乎忽略了,他的例子中,高達四十五%的教授表示支持接受捐贈,這比例不可謂少,難道這群人身上都犯著不顧理想的銅臭?

大學的理想性、精神和文化品味其實是一個大學最重要的內涵,是大學與職業訓練學校的分水嶺,也是一所卓越大學與平庸大學的分野。

應該以理想性自許

哈佛大學前任校長桑默斯曾說:「大學不僅是產生思想的地方,更是激發理想的所在。」所以大學應該以其理想性自許,希望能提升整個社會的思想和知識水準。

美國內戰時代的政治家卡爾舒茲說過:「理想像星星,我們永遠到達不了,但航海者還是要靠它指引方向。」沒有一個理想的社會環境,台大就很難拒絕一五O億的捐款,大學就會頒發名譽博士給有錢的人。但是只要還有一大批滿懷大學理想的師生,在大學裡固守大學精神,並薪火相傳,崇真、向善、求美,那麼理想的大學就有希望,大學的理想就有可能實現。

眉批:看來,副校長的理想,應該是有錢大學的專利,畢竟,動不動就要拒絕幾百億的經費,可不是一般窮大學辦得到的事情呀!然而,東華大學似乎不是什麼有錢的大學,建議副校長趕快求去,趕快找另一個可以高唱理想的地方吧。

作者為東華大學副校長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