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分,是個有趣的東西,無法提供任何保證,許多人卻能透過它得到安穩。

知道自己是某人的女朋友、情人、老公、甜心或者饅頭,就以為即將找到、甚至直接獲得愛情大樹的神奇魔豆,結果,女朋友可以有很多個、情人只是個廉價的代稱,老公不管有沒有結婚都可以在外面玩到很昏,甜心與饅頭甚至能省卻編號以免叫到搞混。

事實上,無論你有沒有富爸爸、長得像阿珠還阿花,只要你開始在意名分、渴望平穩,你就是將自身置於一條晃蕩的鋼索上,鋼索本身,是世界上一切對穩定、安全、保障的期望。

然而,鋼索不是世界,世界在鋼索兩旁的激流強風裡、在鋼索以外的無限空間裡;捨棄鋼索的話,你有的是沒有邊界的自由、隨處飄移的輕鬆與俐落,看起來或許迷幻而虛空,但人本來就是孤獨地來、孤獨地走,反之,將一切寄望置於鋼索的結果,就是對地心引力的投降,如果你無力抓著鋼索一輩子,你只能準備隨時摔得粉碎。

摔得粉碎的瞬間,我們稱之為:有名無實。

我對名分沒有興趣,然而現在的我,彷彿沒了身份,因為我沒了駕照、健保卡與身份證,又沒有任何含照片的國家考試憑證,所以,我最快也要一週後才能拿到新的身份證,在那以前,我弄不到駕照、用不了健保,更辦不了金融卡,我的基因、血液、外貌在此完全無用,因為我沒有那張薄薄的、卑賤醜廢的身份證。

詭異的是,即便我看似沒有身份,我仍然能做某些事情,比方說,我能帶著存摺與印章,大搖大擺地去銀行把存簿的錢領光,即使我現在的樣子早已迥異於那遺失的老舊身份證,我仍能輕鬆地淘空這個戶頭,問題是,這個能淘空戶頭的我,竟然無法申請補發金融卡,看清楚了嗎?現金隨我領,唯有金融卡不能讓我辦!

立下這規則的人,到底有著怎樣的腦袋?我真的想不出來,但我彷彿感受到了他對鋼索同樣缺乏邏輯、毫無道理的神秘熱愛!

而沒有那份熱愛的我,目前處境尷尬、莫名其妙,我們稱之為:有身無份。

到底有名無實比較慘,還是有身無份比較慘?還真的只有天知道。我現在只知道:千萬不要拿前女友的生日當存簿密碼,因為即使是我那麼卑賤醜廢的人,都可能忘記前女友的生日,還差點因為領不出錢而淚灑江湖、血賤台灣銀行。

希望這些垃圾事情趕快落幕,否則我真會越來越懷疑,自己花了太多的代價,在那奇妙而美麗的清晨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