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三大名導,藝謀、凱歌、馮小剛;三大名導以千萬美金打造了三大武俠,【英雄】、【無極】、【夜宴】;三大武俠奉行著三大定律,所以最後毫無偏差地成了三大笑話。

定律三之一:外景要夠看,內景要壯觀。大鏡湖、大瀑布、大沙漠、大草原、大樹林、大雪地,主角一定要跋山涉水越跑越遠,才能炫耀中國壯美的千川百嶽,然後要有大天台、大堡壘、大宮殿,現成古蹟隨便用,用不夠就自己搭景建一棟來用,才能推廣中國瑰麗的建築擺設。

定律三之二:卡司要夠亮,路人要大量。秦國大軍、光明戰陣、羽衣衛兵,裝甲要華麗、陣容要整齊,就算對主線沒影響,也要用力擠出機會耍武打、搞陣仗,人多就是福,數大就是美,更要有滿朝臣僕露個臉,就算只是「大王殺不殺」,也要展現大國氣度之央央。

定律三之三:情愛要夠嗆,慾念要夠爽。女搶男,男搶女,由愛生恨,因恨謀殺,最後不是愛人相殘、就是單相思的幻滅,狗血要多、芭樂要大,淚水不能少、哭聲不能小,現實生活中,你看過幾個成人獅吼般地嚎啕大哭?來看中國武俠,這裡的人,每個都這樣哭,用靈魂哭,用內力哭,哭到名副其實地海枯石爛,你的耳朵也會跟著爛。

於是,從【英雄】到【夜宴】,名導們看似風格迥異、實則一脈相傳的創作公式,讓新時代的中國武俠展現一股獨特的鋪張氣勢,什麼都要做大、什麼都要猖狂,台詞要脫離現實,表情要誇張到死,每個畫面都要有寓意,每段劇情都承載象徵,加上內陸文盲太多,怕觀眾看不懂,還要安排角色複雜解說。

「劍與書法原理相通,都是靠手腕兒之力與胸中之氣」,「無極裡有每個人的喜怒哀樂,每個人的悲歡離合」,「藝術家的最高境界,是把自己的臉變成面具」,這些,留給鏡頭表現、留給觀眾體驗,可能意味深遠、意境無窮,然而一切都說白了、說破了、說淺了,也因此,一切變得不美了。

再加上架構龐大、血肉模糊的劇情,終於造就了中國武俠不得不然的笑話化:巧計行刺秦王、虛幻無極神話、五代十國權謀,每一個架構都有夠大,然而一如【英雄】與【無極】在劇情細部的問題叢生,【夜宴】淺薄但漏洞百出的人物關係配上讓情節荒謬化的武俠設定,讓【夜宴】成為【無極】之後最大的笑話。

每一場打鬥都很華美,但沒有一個死人令人垂淚;每一場痛哭都很激烈,但沒有一滴眼淚能讓人真心領會;每一句台詞都很華麗精粹,但沒有一個字能跟演員的表情完好相配,加上譚盾似乎模仿久石讓卻明顯與畫面不協調的配樂,讓這部視覺技術近乎完美的電影在聽覺上宛如地獄來的試煉。

當觀眾的感情無法深入,人物關係與劇情邏輯的缺陷也被更嚴格地檢視,無鸞早能殺王何不動手、婉后身懷武功偏要當眾毒殺、殷氏父子握有重兵卻從未挪用、青女能與舞眾相會卻不知情人尚存,更不要說厲帝毫無原則的權謀、暴戾、深情與自殘,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說明,而編導寧願把心力放在表面符號的囤積,與瑰麗畫面的堆砌。

這就是【夜宴】,承襲著新時代中國武俠的三大定律,與其餘作品並列三大笑話,更讓三大名導攜手顏面無光;不過,藝術家的堅持是無上的,導演的自信也是無窮的,就算觀眾唾棄、論者批評,藝術家也能孤芳自賞、自鳴得意,再加上西方仍舊耽溺的東方主義,誰說這樣的作品不能征服異地?

眼前,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正蓄勢待發,難說不久以後,三大就要變成四大了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