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說不清楚,為什麼有著同等荒誕不經的劇情,法國的動作片就是能比好萊塢多出一點迷人的韻味,讓【龍吻】這近乎白癡的電影依舊讓我愛不釋手。

我勉強將這種餘音指稱為「愚蠢的坦蕩」。

要清晰陳述何謂愚蠢的坦蕩、或坦蕩的愚蠢,基本上是辦不到的,也說服不了多少人。畢竟對許多人來說,無腦就是無腦、無須多說,在愚昧與空洞之中並不會存在足以區分彼此的風格界線,全部都得丟進藝術的焚化爐裡成為殘渣。

然而我還是相信,即便是如此的無腦,法國片之中還是存在著某種傲然的氣息,毫不扭捏地向所有觀眾放送著摻雜愚昧與歡愉的爆破、打鬥與性感,偶而想喬裝靈巧卻總是失敗的好萊塢,怎樣就是掌握不了那無須遮掩的美感。

所以李連杰的無重力六連踢顯得無謂可笑,傑森史坦森拿鍋蓋擋火箭卻顯得酷勁十足—到底為什麼要剪掉這一幕呢—還有很多很多微妙的差別。

這樣的基調,到第二集也沒什麼改變。警察都可以在旅館放肆掃射,壞人在大街上亂殺警察又算什麼,所謂一流的恐怖份子在智商上不會比【赤眼玄機】好多少,倒是毫無破例地火力強大到形同免費,警察也永遠笨的跟腦死一般。主角威能是永遠唯一的答案,還不忘對美式食物坦蕩蕩地痛加嘲弄。

那是否超越了第一集呢?少了口齒不清的舒琪,多了長得像蜥蜴、化了鬼臉妝的女殺手,還有更俐落的打鬥和飛車追逐,這部分確實多上了一層樓,雖然沒必要到過份粗糙的動畫實在多了點,尤其是前面的直昇機爆炸和最末的墜機,不過是電玩特效的水準而已,錢省下來多拍幾場武打還實在些,而且變態殺手情侶檔看來那麼悍,真的打起來卻是外強中乾,窩囊過頭。

講完了,差不多就是這樣,沒必要也絕對生不出多餘想法的電影,導演路易斯賴托瑞在【鬥犬】的表現似乎好些,而傑森史坦森不靠表情僅靠身手的演出當然沒話說,可以的話,女殺手可以再性感一點、最後一場打鬥可以再激烈一點,這樣終場伴隨空洞的愉快也會多一點,畢竟成本才兩三千萬,有什麼好強求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