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有一種很奇怪的生物,喚做貞操獃,這種生物多為雄性,深信交往要找處女、結婚先看膜具,而且貞操是關係幸福的第一個保證、是女人的第二個名字,在此之外,他們還可能外遇亂晃、看片打槍,打完之後還要順便罵腿下或螢幕上的女人破麻。

地球上還有另一種奇怪的生物,喚做處女貘,這種生物多為雌性,深信處女膜是人格的擔保、道德的壁壘,更是婚姻與靈魂完整性的開端、印記與憑證,要是不幸失去了,她們或她們的父母會宣稱其受污或失身,然後進一步要求讓她們受污或失身的男人——有時剛好就是貞操獃——負起責任。

貞操獃和處女貘,原本就是舊時代的產物,民國以後還存在就已經很令人難堪,神奇的是,他們的生命力極度強悍,甚至能繼續繁衍生存到廿世紀過完,如今,廿一世紀已經展開,身為已開發國家的台灣——這點,很多時候都令人懷疑——似乎還有一大堆貞操獃與處女貘。

而貞操獃和處女貘雖然觀念未開發,但在科技使用行為上,多少也與時代並進,所以我們很幸運——也很不幸地——可以在網路上看到很多相關的文章,而這篇〈我的處女情結〉,就充滿著典型的處女貘思想,本著垃圾玩垃圾自得其樂的精神——第一個垃圾是說我——我決定簡單評斷一下這篇文章。

這篇文章的開頭,我沒有意見,畢竟從亂倫到虐殺貓對我來說都沒什麼不妥,和國中女生上網?只要兩情相願、後果自負,一樣沒什麼不妥,對我來說,真正不妥的,是作者接下來的這句話——很幸運的是,那男的最後娶了那女生,沒讓她有碰到第二個男人的機會。

這就是典型的處女貘思想,讓人失身就要負責、標到了憑證就要買單,對她來說,這叫做幸運,而對我來說,這叫做千古悲劇。

那女生連國中都還沒畢業,就因為這套處女貘思想步入婚姻,短期之內,她被認為無法體驗其他男人、無法跟其他人一同探索自己的身體、無法在與其他男人或女人的互動中尋得自己的真正個性,更失去了青春的一切可能性,這叫做幸運?這根本是半身落入墳墓裡,直接跳入糞坑再爬出來都比較幸運呢!

而這作者也妙,她說:但其他的國中女生呢?她們十五十六就開始了性生活,在什麼都還不懂的時候,接下來,性對他們來說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是啊,明明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懂就得去結婚了,這樣不是更不幸嗎?

而在一陣純粹的自言自語後,作者講出了本篇最令我看不下去的一段:…大人寧願不承認有這種事,如果是我,我會當做只是普通朋友的交往,反正她長大了,一切都得自己負責。就像當年的我一樣。而我負責的了嗎?我只學會了隱瞞、欺騙。

我真的很想直接跟她說:對不起,不要把自己的不幸或無能無限放大,放大到以為所有早一點有經驗的人,都會像妳一樣,或許妳的過往很悲傷,或許妳面對過的困難旁人很難想像,但現實跟妳的生活經驗真的不一樣,絕對不要以為貞操能夠是終極的解答。

有人會說,這只是一個人的心情日記,我們不需要特別為她拿出理論與實際的放大鏡;是的,真的不需要,因為放大鏡拿出來,她也不會因此改觀,貞操獃和處女貘也會繼續氾濫,因為這些特質會感染、會流傳,所以我在幹嘛?我只是單純地消磨時間,而且堅決地反對處女情結、視貞操獃或處女貘為大敵,並成為他們眼中的妖魔。

要回應貞操獃或處女貘的思想,其實兩句話足矣——寧願當個誠實的妖魔,也不要當偽善腦破的貞操獃;寧願當個快樂的破麻,也不要當自怨自艾的處女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天空,約定的城邦。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