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小看漢堡,它不只是廉價果腹的速食而已,好的漢堡講究瘦肥碎肉的精確比例、肉餅搓揉拍打的巧妙力道,以及疾火的封鎖肉汁、溫火的控制生熟,好的漢堡,能讓你衷心地對麵包、生菜、肉餅與醬料等單純食材感到攝人的愉悅。

好的恐怖片,也是基於同樣的道理。

【絕命終結站】是許多人連番盛讚的天才作品,我從不覺得這片有那麼好,但不可否認它的確有著精緻恐怖小品的質感,就像是貌不驚人的小漢堡,一口咬下有著令人回味的鮮美肉汁與甘甜香料,雖不是我會重複觀賞的作品,但我能體會許多人對本片的熱愛。

到了續集,小漢堡暴漲成厚重的雙層吉士,雖然新鮮感與期待感都大幅降低,但靠著誇張跳躍殺人法的連環祭出,似乎也讓人有粗飽的滿足,好像是個缺乏技巧、火候欠佳但份量驚人的漢堡,即使表面略乾,但藏在內裡的肉汁以及濃郁黏稠的起司依舊美味宜人。

如今,死神的羊牢來到第三回合,這一次由始作俑者黃藝瑜重新掌鏡,乍看之下應該能讓本片起點的靈巧別緻,然而真是這麼回事嗎?

不要忘了黃藝瑜曾導過另一部恐怖片—【救世主】,是的,就是讓李連杰的星途顯得亟需拯救、讓人疑懼功夫皇帝將邁入歷史的恐怖片,就是這部片讓我決定對此導演保持存疑與觀察的心態,尤其我對【絕命終結站】的肯定實在高不過我探聽到的那番膜拜。

所以,今天有了這樣的第三集,我實在不算太驚訝。

這場死神的遊戲,本來就禁不起重複地探究或思索,從頭到尾,重點都是隔空安排的靈異殺戮,再加上不要太差的串場。首集求的是均衡穩健,續集主要以殺法見長,這一集?實在說並未超過前兩集,無論是殺戮或串場皆然。

死神的殺戮手法一向是本系列的漢堡肉餅,殺法大多是重擊下的瞬殺,又缺乏特寫鏡頭,剎時的肉塊紛飛只有兩秒左右的震撼—如果有的話—然後恢復沈靜。

唯一比較折騰人的,是兩位腦殘裸女被燒焦的過程,除了歷時較長宛如虐殺,對愛美女子進行最直接的毀容破體也頗令人心驚肉跳,至於螺旋鐵片、重訓機器、釘槍、告示板、桿子,跟在第二集之後實在是小家子氣了點,每多死一個人,就少了一個噱頭的可能,我也少了一絲原本就不高的期待。

惱人的是,【救世主】裡頻頻出現的彆扭感又來了—那股有錢不懂得如何花的窒礙感,讓其成為一部有特效、有武打,質感卻其差無比的災難片,成本較低的【龍吻】或【鬥犬】都特出許多—本片安排了雲霄飛車與電車的雙重出軌,耗費了不可謂少的電腦動畫,卻連最基本的血腥恐怖都達不到,更何況是在傻氣而空洞的閒聊與臆想中度過的串場?

像是一個過度烹調、卻不知道所烹為何的漢堡,麵包乾癟冷硬,生菜枯萎失色,起司為臭—這些,就是所謂的串場—只剩下中間的兩片大肉餅硬撐場面,然而因為煎得太老、鍋鏟壓得太過,肉汁盡失、滋味大損,你確信它原本有機會成為一個好漢堡,如今它只是個勉可充飢的廉價三明治,跟麥當勞賣的同是一個樣兒。

搞了半天,唯一多汁逗人的,也只有那兩個傻女孩的胸部而已,只是靠那撐過九十三分鐘也太強人所難了,所以這部片大概是個大徵兆吧?提醒我轉戰日本虐殺電影的關鍵徵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