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_spit_on_your_grave_ver2.jpg

嚮往優雅生活的女人,基本上有兩種,

第一種女人會靠自己的智慧與肉體來取得想要的東西,

這東西可能是薪水符合預期、作息型態又令她滿意的工作,

她能用賺來的薪水支撐自己的物質與精神生活,

這東西也可能是帥氣、錢多、體貼又性技巧高明的男人,

她能靠他的皮夾、腦袋與陰莖來支撐自己的物質與精神生活,

無論是工作或男人,這種女人都會靠自己的智慧與肉體來取得,

取得之後還得想辦法不要失去--維持職場競爭力或性魅力都需要自己的努力,

這種女人,無論最後是否幸福,至少其意志與努力是值得肯定的;

當然,不是每個女人都想付出以上努力,

第二種女人並不想自己努力,只會躺在那邊等著優雅的生活從天而降,

不期而來的工作運、隨風而至的白馬王子,

隨便怎麼列都可以,總之就是運氣的、緣分的、跟自己努力無關的東西,

她不會努力工作與學習,因為事業心不是她心中的女人特質,

她不會積極化裝打扮,對整形更是排斥至極--「愛我,就應該愛我的內在!」

雖然沒有講很白,但她期待的,就是不勞而獲,

她期望好運,渴求被呵護,然而任何腦袋正常的人都很清楚--她,根本不值得。

而如果妳是個有尊嚴的女人,我相信妳會努力當第一種女人,

因為如果妳真心相信人身而平等,

那妳應該了解企圖不勞而獲的男人是失敗者、企圖不勞而獲的女人也是失敗者,

有尊嚴的女人會堅持用智慧與肉體取得自己想要的東西、所謂優雅的生活,

而不是像失敗者那樣渴望不勞而獲、期盼白馬王子來拯救。

是說,期待白馬王子的女人,通常容易被指為公主病,

期待國家來拯救的女人,是不是應該被指為政治公主病?

說到底,在台灣的女人那麼想要優雅的生活,那就用自己的智慧與肉體來取得呀!

男人想要錢、功名或女人,裡當靠本事去贏得,

女人如果想要優雅的生活,自然不會是其他人的責任,

相較於所謂第三世界,

許多台灣女人早就經濟獨立,她們賺的錢比許多男人還多,

靠著智慧與肉體,她們早就有足夠的條件比走入婚姻的傳統女人更幸福,

不用男人來救,不用國家來扛,

這些女人的姿態,才是值得頌揚的對象,

當然,沒有人能強迫妳有尊嚴,就像沒人能逼我有多大的志氣,

我志氣很小,所以沒有去創業或者選總統,只是,我對現況沒有不合邏輯的幻想,

是說,要幻想國家能許妳優雅幸福的未來、搶奪他人的金錢來維護妳的優雅,

那也是妳的自由,然而,幻想就是幻想,幻想不會成為真實,

除非妳以外的所有人薪水都突然調高--要是包括妳,妳還需要國家救嗎?

然後所有人都熱心地接受北歐諸國的稅率,

這種事,這些親愛的失敗者們,大概是從未想過吧。

至於不是失敗者、有尊嚴的妳,

相較於幻想白馬王子或大政府掌握的國家來自慰,我相信妳有更重要的事可以做,

加強語文能力、吸收經濟與財金知識,

化妝或整形讓自己變美、運動讓身材變辣,

如此,不用等到接下來的四年,或接下來的不知道第幾個四年,

妳就有機會擁有妳要的生活--注意,只是有機會,人生就是這樣沒有絕對。

最後補充,我相信有人會替前面那篇公主病文章辯護說,

該文沒有叫女人不勞而獲!該文是主張女人要主動了解政治!這就是努力!

不,那不是努力,

那是包裝成努力的不勞而獲,甚至更惡劣的強取豪奪,

文中反覆提到的社會安全網,

說穿了就是「國家可以用暴力強徵富人的財產,然後轉移到所謂的窮人身上」,

這樣的結果,讓許多人躺著也能生活、沒動機自食其力,

反而排擠了經濟資源被更有效利用的空間,

這種毫無建樹又不勞而獲的失敗者邏輯,有尊嚴跟自覺的人是不屑採取的!

不,我不是反對慈善,

任何人基於自願想拿自己的錢幫助窮人、女人或半獸人,都是值得肯定的,

但重點是「基於自願」以及「拿自己的錢」,

而不是以國家的暴力來強迫他人交錢,

暴力,是「社福」與「國家以暴力強徵民地圖利財團,是不對的,

國家以暴力從富人身上撈錢來救助窮人、女人或半獸人,也是不對的,

而如果妳在反對國家強徵民地的同時,還主張國家能搶錢來給女人優雅的生活,

那妳不但是個失敗者,還是個腦袋有洞的失敗者,就是那麼簡單。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