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jpg

這幾天瘋狂地重複看《魔鬼終結者:未來救贖》的預告

雖然電影本身我可接受但沒有非常喜歡,不過這上面這版預告片我真的愛到不行,包括重新混音的主題歌、約翰康納的嗓音——如果你聽到這個訊息,你就是反抗軍!——重機終結者的大迴旋、馬可仕的怒吼、威廉的告白,整個剪接超完美,連續看了幾十次都不膩,上一個讓我那麼愛的同類型預告片,大概是《駭客任務:重裝上陣》,兩個預告片的共通點是:都能明確地激發我想革命的情緒,彷彿拿著刀槍去跟龐大的邪惡勢力對幹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不過,兩部電影本身也都缺乏同等的情緒爆發力,《駭客任務:重裝上陣》的毛病是哲學家上身,《魔鬼終結者:未來救贖》則缺乏累積情感能量的技巧。

是說,熱血歸熱血,萬一真的有個天網、手下還有莫名的收割與重機終結者,我可不想與其對幹,我寧願找個偏遠隱密的角落躲起來、類似片中躲在地底下的人們,然後嚴守只保護圈內人、不求普世仁義道德的原則——對,我就是要把凱爾等人放著等死,或者直接把他幹掉——那種成群人視死如歸、為了崇高的理想奮力戰鬥、然後獲得美好結果的,是英雄史詩式的幻覺、上一個時代的樂觀典範,事實是:在革命中死了就是死了、有沒有榮光根本不是重點,活下來才是唯一的道德,因為活下來就有希望與其他可能。莫菲斯嚷嚷著自由與革命,面對能力不足、無法覺醒的凡人,他怎麼做?視為敵人,通通殺掉。

革命中的犧牲就是那麼殘酷,約翰康納能救出人質、那是保護級的劇情裡的天真幻想,莫菲斯的作法比較接近真實,卻也讓人不得不想到:當你的性命與革命的大目標相抵觸時,你憑什麼相信革命比較重要?——所以,還是想辦法自己活命吧,沒有什麼比自己與所愛的人的性命更重要,除非你很確定、你與你的所愛都願意把性命寄託在革命上。至於那些想到想到囚犯的困局、認為大家應該互相信任與攜手合作、免得一起滅亡的人,別鬧了,只要不是神,你就不能把那些矩陣的資訊視為已知,一起合作的結果真的很可能是被捅一刀然後早死,所以你仍只能依靠可見的資料與邏輯的判斷來存活,就是那麼簡單。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