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沒力寫感想,所以重貼總庫司的鬼話給大家回味。如以下:

我要告訴光明會,還有科學家們,你們已經打贏這場戰爭了。車輪已經轉動很久了,你們的勝利已經勢不可擋了,這一刻更是前所未有地清楚無疑,科學就是新的上帝。醫藥、電子通訊、太空旅行、基因複製……我們現在告訴小孩的奇蹟就是這些,我們認為這些奇蹟證明了科學會帶給我們種種答案。

純淨受孕、荊棘著火卻未焚毀,以及海水分開,這些古老的故事再也不重要了,科學贏了這場戰役,我們認輸了。

但是科學的勝利,卻讓我們每個人都付出代價。而且是沉重的代價。科學可能減少了疾病和勞苦所帶來的不幸,提供了大量的小機器讓我們的生活更方便、有娛樂性,但科學也留下了一個沒有奇蹟的世界。我們的日落美景淪為一大堆波長與頻率,錯綜複雜的宇宙被解析為各種數學方程式。

就連我們身為人類的自我價值,也被摧毀了。科學宣稱地球及其居民是大架構底下毫無意義的小微粒,只是一個宇宙的偶發事件。

就連那些保證要讓我們結合在一起的科技,也只是讓我們更分離而已。現在我們人人都可以透過電子設備聯繫全球,卻覺得全然孤立。我們不斷面對著暴力、分歧、破裂和背叛。多疑成了美德,憤世譏嘲和要求提出證據成了開明思想。

人類現在的沮喪感與挫敗感已經超越以往人類歷史上的任何時期,這點還會有人覺得奇怪嗎?有任何事物是科學界奉為神聖的嗎?科學探測我們未出生的胎兒以尋求答案。科學甚至假設可以重組我們自己的DNA。為了尋求意義,科學把上帝的世界打碎成愈來愈小的碎片……卻只發現了更多問題。

科學與宗教的古老戰爭結束了,你們以經贏了。但你們贏得並不公平。你們不是靠提供答案贏得勝利,而是靠徹底改變整個社會的方向,徹底到我們一度視為路標的真理,現在都好像不適用了。

宗教跟不上這種劇烈的改變。

科學以指數式的速度成長,像病毒般迅速滋長壯大。每個新突破都開啟了通往其他新突破的門。人類花了幾千年才從輪子進步汽車。但只花了幾十年就從汽車進步到太空。現在我們衡量科學的進步,是以幾個星期為單位。我們已經快得無法控制了。

我們之間的裂痕愈來愈深,一旦捨棄了宗教,人們就發現自己處於精神上的真空。我們吶喊著尋找意義。

相信我,我們真的是吶喊。我們看到了幽浮,從事通靈、心靈交會、靈魂出竅體驗、心靈探索──這些反常的概念都披著科學的外衣,卻是不折不扣的非理性。那是現代靈魂絕望的吶喊,寂寞又痛苦。這些靈魂癱瘓了,因為自己的啟蒙,也因為無能接受任何科技之外的意義。

你們說,科學會拯救我們。我說,科學會摧毀我們。從伽利略的時代起,教會就試圖要減緩科學不斷前進的速度,有時會採取錯誤的手段,但始終是出於善意。

即使如此,科學進步的誘惑實在大到讓凡人無法抗拒。我要警告你們,看看你們週遭。科學的承諾並沒有兌現。科學承諾要帶來效率和簡化,結果只造出污染和混亂。我們成了破裂而狂亂的碎片……走向一條毀滅之路。

這個科學上帝是誰?是什麼樣的上帝賜予他的子民權力,卻不給予道德標準則,告訴你們該如何運用這份權力?什麼樣的上帝會給一個小孩子火,卻不警告孩子玩火的危險性?科學的語言中沒有善與惡的路標。科學教科書告訴我們如何製造核子反應爐,卻沒有章節問我們核子反應爐是好或是壞。

對於科學,我要說,教會累了。我們一直試圖試著要當你們的路標,已經弄得筋疲力竭了。當你們為了追求愈來愈小的晶片和愈來愈大的利潤而忙目前進時,我們努力疾呼,想成為平衡的聲音,如今已經資源耗盡了。我們要問的,不是你們為什麼不管束自己,而是怎麼辦得到?

你們的世界變得太快了,不可能梢停片刻思考自己的行動所造成的影響,因為其他更有效率的人轉眼間就會追過去,把你遠遠拋在後頭。

於是你們只能繼續前進。你們發展出大型的毀滅性武器;但趕赴世界各國懇請領導人採取約束行動的,卻是教宗。你們複製生物;但提醒我們思考這個行動的道德影響的,卻是教會。你們甚至以拯救生命的研究為名,謀殺未出生的小孩;而指出這種推理是謬論的,又是教會。

一直以來,你們總聲稱教會無知。但誰比較無知呢?是無法定義閃電的人,還是不知敬畏閃電威力的人?這個教會正在向你們伸手,向每個人伸手。然而我們愈是努力伸出手,你們愈是用立推開。你們說,拿出上帝存在的證據。我說,利用你們的望遠鏡看看天空,告訴我怎麼可能沒有上帝!

你們問,上帝長得什麼樣子?我說,這是哪來的問題?答案始終如一。你在你們的科學裡沒有看到上帝嗎?你們可能看漏了!你們聲稱即使萬有引力或一顆原子彈的重量發生最微小的變化,都可能使我們的宇宙變成一團沒有生命的霧氣,不再是一片壯麗的星海。

但你們卻沒有辦法在其中看到上帝的手?去相信我們只是從幾十億張牌中抽到一張正確的牌,真的會容易得多嗎?我們的心靈難道虛無到這種程度,寧可相信數學的不可能性,而不願相信有一個大於我們的力量存在?

不管你們是不是相信上帝的存在,請務必要相信這點。當我們不再相信有一個大於我們的力量,也就拋棄了我們的責任感。信仰……所有的信仰……都是在勸諭我們,有些事情我們無法明白,有些事情我們應該負起責任……只要心懷信仰,我們就對彼此有責任,對我們自己有責任,也對更高的真理有責任。

宗教有瑕疵,但只是因為人類有瑕疵。如果外界能像我一樣看到這個教會的本質……超越這些儀式構成的圍牆……他們就會看到一個現代神蹟……在一個失控的世界裡,一群不完美的、單純的靈魂,只想發出悲天憫人的聲音。

我們過時了嗎?這些人是恐龍嗎?我是恐龍嗎?這個世界真需要一個為窮人、弱者、受壓迫者、為未出生的小孩發言的聲音嗎?我們真的需要像這些靈魂,雖然不完美,卻付出一生懇求我們每個人看清道德指標、不要迷失方向嗎?

今夜我們處於懸崖頂上,任何人都不能再冷漠下去了。不論你認為這個禍首是撒旦、腐化,或敗德……這個黑暗的力量不但存在,而且一天天壯大起來。千萬不要置之不理!這股力量儘管強大,卻不是無敵的。良善可以取得優勢的。傾聽你的心,傾聽上帝。我們可以一起攜手,遠離這個深淵。

跟我一起禱告吧。

──《天使與魔鬼》,頁三八四至三八八

當時寫的反駁在這邊。

又,這段戲在電影裡真的拍得相當差勁,而且還不是最差的片段,過兩天再來談。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