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相關的類型音樂興趣有限,所以,雖然知道現場辣妹與騷貨有夠多,我還是沒有去春吶、海洋音樂祭或類似的場合,只是,每次聽到有人在那邊抓毒、反毒,甚至將單純的慾望行為污名化,實在是很令人搖頭!台灣對於所謂毒品的觀念,真是落後到極點!之前的大麻風波即可看出,許多人連大麻是什麼都不知道,不用親身吸過也應該要懂得查資料,大麻是多有害?比香菸還無害!而事實上,許多所謂的迷幻藥,只要能控制品質,其實也不見得有害!不然世界上最快樂的國家為何能合法地讓其販賣?

又,認為毒品議題太複雜,好,咱們存而不論,那為何要污名化隨音樂祭而來的慾望行為?雜交了不起嗎?關起門來不偷不搶不騙的行為,有比政客光天化日下通過錢坑法案來得嚴重嗎?偽善又保守的白癡有心思批評人家的房事,倒是沒腦袋關心真正重要的國家大事呀!不過,我好奇的是,做愛,到底要抓什麼?難道是抓人家妨礙風化?也太閒了吧!

海洋音樂悸/蘋論

二OO八年七月十四日

春天有墾丁的春天吶喊,夏天有貢寮的海洋音樂祭,這類活動非常適合台灣這個亞熱帶國家。政府若有心辦好,可以形成吸引國際青年前來參與的磁吸效應。

警察抓毒抓做愛

春吶和音樂祭都是安排好的集體歇斯底里,最原始的目的在酬神和求偶。人們可以在此時放鬆禁忌,恣意狂歡,對久經壓抑的心靈做一次調節舒緩。所以,這類活動特別能引起青少年人的喜愛。

如果,墾丁建設得像峇里島,東北海岸像澳洲黃金海岸,有五星級酒店,也有廉價青年會館,各類設施一應俱全,東北亞、東南亞的青年人可以在暑假廉價來到台灣共襄盛舉,對觀光收入會有不錯的貢獻,也有助於青年次文化的交流溝通。同時,更可以吸引大量中國青年人來與台灣的青年人互動,對未來的兩岸關係應該會有正面影響。

攔路臨檢令人討厭

可是,政府只會管制,不會因勢利導、把小做大。只見警察無處不在,檢查東、檢查西,抓毒品、抓做愛,活像伊斯蘭國家的宗教警察,讓整個活動解high到不行。抓毒可以,抓做愛就太無聊又變態,這樣的警察國家如何吸引他國青年人?

而且,抓毒可由便衣警察低姿態進行,不必由制服警察穿梭其間,攔路臨檢,非常討厭,把音樂祭搞成音樂「悸」。政府連這點小事都想不清楚,還希望他們把音樂祭國際化,無異叫武大郎撐竿跳。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