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其中有很多倫理議題,但我實在沒什麼探討的興趣,我純粹只是覺得:科技發展至此,真好!

男子無心狀態十六天後獲新心,改寫死亡定義

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一日電

陳先生一向硬朗,想不到疑似牙周病引起細菌心內膜炎,心臟整個爛掉,家屬在走頭無路之際,做了個非常人的決定,同意醫師把他的心臟挖除,陳先生當了十六天的無心人,才等到新心。台大醫師說,這在文獻上史無前例,改寫了死亡的定義,也勢必影響心臟衰竭病患急救極限的倫理尺度。

今天陳先生用沙啞的聲音說:「謝謝醫師,謝謝捐贈者的大愛」,陳太太也聲聲感謝一長串的醫療人員名單。陳先生這場大病,對陳家是一場煎熬,除了承受等不到心臟捐贈者的恐懼,也擔心在等待過程中發生意外,更怕即使等到心臟也會因為感染而無法移植,到了移植後,也在患者感染和排斥之間提心吊膽。

陳先生是在二月十四日由台南奇美醫院轉到台大醫院,當時陳先生已經挖除心臟,台大醫學院外科教授王水深先一步接到奇美心臟外科主任鄭伯智的電話,明白接下來的挑戰困難重重,因為患者等待心臟移植時間平均一個月,如果捐心者一直沒有出現,不排除給陳先生裝上國外試驗中的全人工心臟。

在三月三十日獲得捐贈心臟前,陳先生的心電儀畫面是一條平線,如果在電視劇中,這是象徵死亡的畫面,但是他身上隨時連著兩套葉克膜體外循環儀器低速運轉,還有洗腎機撐起他的腎臟,併用抗生素控制感染,這才維持他的血壓收縮壓達八十毫米汞柱。

當時,陳先生的病床被機器圍繞,身上一堆管子,其中最粗的六條葉克膜管線通到他的胸腔空洞,連接血管,這就是他的生命線。

在漏液的移植手術成功後,王水深說,移植團隊看到「新心」跳動時,真的好高興,接下來卻要擔心的陳先生的抗排斥藥用多一點,就會引起感染,抗生素用多一點,就會影響排斥藥療效,幸好這些難關陳先生一一走過,換心後的腎功能也恢復正常。

陳先生十六天沒有心臟,現在重「心」出發,王水深說,翻遍文獻史無前例。連外國訪台的外科教授也嘖嘖稱奇,希望台大醫院趕快將病例寫成論文報告向醫學期刊投稿。

不過,心臟是人體獨一無二的器官,心也等於生命的象徵,王水深說,從事後結果來看,當初將陳先生的心臟挖除以切斷感染源,是正確決定。

然而,在象徵意義上,台大醫院心臟外科醫師陳益祥說,陳先生在改寫死亡定義,陳先生的兒子是耳鼻喉科名醫,能夠理解挖除心臟後將是毫無退路,是父親垂危時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他可以體會家屬所承受的未知恐懼。

台大醫院外科病房主任柯文哲則說,如果家屬不是同為醫師,主治醫師決定要挖除病患的心臟,肯定會引起大麻煩。當記者詢問若有其他家屬要求比照辦理,是不是也能挖了心臟再說?柯文哲直搖頭,因為陳先生的情況實在太罕見,以後的病例很難說,相關的問題可以開一堂葉克膜倫理學的課。

出處:雅虎奇摩新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