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日本漫畫都有提到西方世界譴責日本人殺鯨補豚這件事,而漫畫裡的常見立場是:鯨豚既然屬於動物,人類當然能補殺並食用之,此行為無異於其他人食用雞鴨牛羊;我基本上也是這個立場,在我看來,「食用特定物種是野蠻的」這種主張,其本身就是野蠻十足的想法,偏偏這種野蠻人往往披著光鮮亮麗又極其文明的外衣,所謂的衣冠禽獸,形容這種人還比較切意。

再者,若真的在意物種保育,除了將補食鯨豚污名化以外,仍有其他較中性而實際的方案,如設法建立鯨魚與海豚的養殖場,以合理的品質與利潤平衡區域口慾與物種保存之間的衝突,還可提供進行各類醫學實驗——海豚是相當據有實驗價值的物種——至於補殺過程中的血腥場面?別鬧了,魚市場不也刀刀見血?

混入「殺豚村」採訪,攝影師遭追打

日本和歌山縣有一個漁村,當地漁民捕殺海豚已經有四百多年的歷史,在很多保育團體眼中,這個村落卻是沾滿血腥的「殺豚村」,為了怕負面新聞傳出,這個村落非常排斥媒體記者,美國記者利用偽裝方式,成功進到這個漁村採訪,漁民居然當著警察的面,追打攝影師。

太陽慢慢從海平面升起,位在日本的這個漁村,漁夫們準備起床捕魚,這個漁村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在保育團體眼中,它卻是專殺海豚的「殺豚村」,由於這個漁村,不讓外國記者採訪,美國記者只能偷偷摸摸潛入漁村。保育人士:「這裡是地球上頭,補殺海豚最多的現場。」

這裡漁村,位在日本和歌山縣的太地町,早在西元一六O六年,太地的漁民們,就開始獵捕鯨魚和海豚,他們先利用漁船,把海豚趕到岸邊,接著水底的潛水員,就把獵槍刺向海豚,於是美麗湛藍的海水,瞬間變成一攤血水。

美國記者:「被染紅的海水,會持續好幾小時,而且漁民們不希望動物保育團體、媒體或公眾看到這些,所以在公園的一角,他們蓋上這塊布,希望阻擋視線。」 美國拍攝採訪,要蓋上布幕來作掩護,因為當地的漁民,一旦發現有外地人,都會相互通風報信試圖阻擋。保育人士:「小鬼們來了。」

甚至連當地的警方,也會出面阻撓記者外國採訪,這些獵捕海豚的漁民,自衛性很強,有時候不惜動粗,就不讓外地人拍攝他們工作的情況。太地町漁民:「我不懂,為什麼他們要禁止捕魚,這是我們的文化,他們必須瞭解這點。」 當地的漁民覺得自己很無辜,因為他們獵捕海豚,不過是為了混口飯吃,只是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面,看在一般人的眼裡的確非常殘忍。

出處:雅虎奇摩新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