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影展的評審,一旦開始展現--今年,該輪到史柯西斯老伯得獎了--這種心態,觀眾就應該知道,這影展的公信力不再那麼重要;奧斯卡,做為這種型態的影展,已經很久了,你知道,我知道,但你我仍忍不住去關注、去比較。

然而,這一次的奧斯卡,我真的不知道要比較什麼。

直到現在,最佳影片入圍者中,我只看過《神鬼無間》、《黛妃與女皇》與《來自硫磺島的信》。

我對《神鬼無間》的厭惡可由〈神鬼無間:扯淡灌水爛無邊〉看出,《黛妃與女皇》是不錯的小品,然而女主角的表現遠比故事本身精采,至於《來自硫磺島的信》?題材頗討好,但克林伊斯威特不足的執導技巧壓抑了劇本本身的潛力。

所以,就算得獎的不是我最討厭的《神鬼無間》,難道就應該頒給《黛妃與女皇》或《來自硫磺島的信》?我一點都不這麼認為,至於我沒看過的《火線交錯》與《小太陽的願望》,是否又足以取代這三片成為最佳影片?我不知道。

最佳導演的部分,提名者中我看過且最愛的,是保羅葛林葛斯的《聯航九三》,但那是否為一部執導技巧卓越的作品?雖然非選擇不可的話,我會把票投給他,但在看過《火線交錯》之前,我仍無法確定,因為我沒有確實感受到其技巧上的才華。

以我的角度,《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的中島哲也,很可能比名單上的五位導演更具技巧性--以這一次的參賽作品來說。

再看最佳女主角的部分,我不確定海倫米蘭和潘妮洛普克魯茲的演出何者為優,但我深信梅莉史翠普在《穿著Prada的惡魔》的演出是多麼地精湛,只是單單考量史翠普的得獎紀錄,事前就可大致確定,她不可能以此得獎。

最重要的是,即使我對最佳影片、導演和女主角頗有意見,但這之中有沒有任何作品/演員讓我體認到壓倒性的感動,而那些感動我曾經在《美國心玫瑰情》、《搶救雷恩大兵》、《鐵面特警隊》、《英倫情人》或《刺激一九九五》找到。

壓倒性的感動既然不存在,我對這所謂的盛事自然無法有任何期待,分食的氣氛更因此被突顯了出來--嘿,今年該史柯西斯老伯得獎了哦,佛瑞斯老兄你努力那麼多年,換你上場也不賴,史翠普伯母,妳得的獎夠多了,把機會讓給其他人吧。

事實當然不完全是如此,只是感覺有那麼點像而已;這一次的奧斯卡,到底是不是分食的結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很平淡地結束了,而在今年春天結束以前,我只會記得一件事--《神鬼無間》它媽的怎麼得那麼多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天空,約定的城邦。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