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本片的直觀感想──美麗的人,真的很神!任性會被當可愛、愚蠢會被當天真,說出來的話再怎麼笨,正常人也都會選擇性忽略,轉而把焦點放在她們誘人的身軀和勾人的眼神!我在說誰?當然是本片的女主角。

她讓我想起《紅色情深》的伊蓮雅各,面貌俏麗、身型姣好,挑個眉毛就能讓男人心中的野獸甦醒,脫了衣服更是讓男人願意捨棄文明──至少片刻──然而,她在本片的言行舉止,卻有如笨蛋中的笨蛋,還附帶一卡車窮極無聊的多愁善感。

看她行進中的獨白──因為我走路,我成了兇手,神啊,請從我將行之路把螞蟻移開,我必須往前走,神,祢聽見螞蟻的哭喊嗎?螞蟻的死讓祢悲傷嗎?──我不是神,但我真想對著她吼:螞蟻的哭喊誰聽得到,大家只聽到妳笨蛋似的靠夭!

不過,笨蛋歸笨蛋,起碼她的身材和臉蛋都真的很夠看,她的男友就沒那麼幸運了,沒頭沒腦的虛無主義者不知道哪來的衝動,竟然花光了旅費請邂逅的妓女當桌子,再加上一連串讓我徹底睡著的無病呻吟──誰知道,他到底幹麻來印度?

倘若真如他們所說,靈修老師的一句話就讓他們來了印度,那還真的是應驗了片頭老記者的那句話──大部分來印度的外國人都很笨,因為追求的東西都是錯的──好個一針見血、罵遍世界,在靈修頗為盛行的現代社會,到底有幾人能從老記者的戲言中脫身?

事實上,就算你靠咖啡或口香糖清醒地撐完全場,你仍很難清楚這對笨蛋男女為何來印度,或者獲得什麼印度才能找到的啟發,他們思想極淺薄、步伐如夢遊,正是此類的笨蛋促使貧窮的鄉民將老頭囚禁在鐵道旁,終生無法離去,只為了創造虛假卻可糊口的傳說。

而當笨蛋男女終於找到了所謂的完人──那一段,實在像極了《帝國大反擊》裡路克與尤達大師的相遇,以至於我第一眼就認定那路人就是完人!──他們又得到了什麼?還不就是修行不用到遠地、頓悟還是得靠自己的常識?

所以說,我真的很難認同某些網友或評論對本片的盛讚,有哲理?有深意?《道德經》多看幾遍的啟示可能都多出千萬倍!

然而本片絕非毫無價值,其價值展縣在印度的鄉土民情紀錄,佐以可供作參考但忽略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哲思語句,語句或許無聊──如笨蛋男女各自的獨白──或許雋永,端看你和語句的緣分與共鳴。

當然,即便是所謂的印度鄉土民情,本片的深度也並未超越探索頻道,所以如果你因此覺得本片一無可取,實在說,也沒什麼關係;以我來說,本片讓我看到一個美女、睡著了五分鐘、聽到三段(補充)雋永的對白,某種程度,也已經回本。

至於你能不能在本片裡取得同等的樂趣?我真的不敢保證,就像我不能擔保只有笨蛋才會去印度朝聖,而這不就是所謂充滿未知的人生?

補充:

本片最有趣的三段對白,主要來自片頭的老記者、片中的完人,與片尾的苦行僧,完人的部分我已經大致忘記,不過藉由佳映友人的協助,以下即可分享老記者與苦行僧的對白。

老記者──你們來印度做什麼?(女:我們來找一個特別的人。)特別的人?在印度,每個人都很特別,什麼樣特別的人?(女:大家都稱他完人或聖人。)我就是完人,妳不覺得嗎?(女:當然,我相信。)那個特別的人做了什麼事?(女:他為人民的生活帶來奇蹟。)大部分來印度的外國人都很笨。(女:我們很笨?)對,別介意我這麼說,因為你們追求的東西都是錯的,妳認為什麼是奇蹟?(女:你認為什麼是奇蹟?)我不相信奇蹟,我相信現實,現實的一切都是奇蹟,這種高溫是奇蹟,生命是奇蹟,我可以說出一大串,妳是奇蹟,妳非常美麗,妳的微笑是奇蹟,太美了,妳先生跟妳,在一個非暴力國家吵架,也是個奇蹟,觀光客來印度是奇蹟,各式各樣的奇蹟,生命就是奇蹟。

苦行僧──這宇宙簡直是狗屎,那些狗屎不是固定不動的,狗屎不斷掉到你頭上,它是個過程,不斷有狗屎出現,而你就是會碰到一堆狗屎,為此,在不同文化中,會有不同解釋,例如天主教徒會說:「你自找的。」基督徒會說:「讓它落到別人頭上吧。」回教徒會說:「這是阿拉的意旨。」猶太教徒會說:「為什麼老是我們倒楣?」佛教徒會說:「其實那不是狗屎。」日本的禪宗會說:「去聽那狗屎落下的聲音。」但這些都只是理論,只是一些人想出來安慰別人的方法,讓人在不斷的霉運中,還能繼續活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天空,約定的城邦。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