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es.jpg

 
米塞斯的《社會主義》裡有段對我來說很美的話,大意是:「社會是由所有人共同支撐的,沒有人能逃避自己肩負的責任。當整個社會逐漸步向毀滅,沒有人能獨善其身。因此,每個人都應該投入這場智識之戰,沒有人能置身事外,這場戰爭關係著所有人的福祉,無論意願為何,每個人都會被捲入這場時代賦予我們的大戰。」
 
雖是文字,但忍不住幻想某個和藹的長者,如同幻想中的羅斯巴德,站在愛好自由的人群前,號召大家在生活中勇敢地反抗、散佈信念。多麼美好,雖然說到底仍然是集體主義呀。
 
只是剛好生在某個社會的個體,怎麼會肩負任何責任?再者,扼殺自由的集團更擅長操弄集體主義,其以傳統與國家之名攫取資源、灌輸迷信,少數的自由人士根本難以抵擋,事實上光是要在灌輸的文化中覺醒,就是一大挑戰。那些被灌輸成功而從未覺醒的人,會成為加害者與被害者的複合體。少數覺醒的人,除了要避免成為加害者,更重要的是求生存、避免自己受害。
 
而個人的資源與力量有限,很多時候只能保全自己,以及自己所重視的少數人。甚麼肩負的責任,在社會整體福祉與自家人短暫幸福之間選擇,對包括我的很多人來說根本沒甚麼好選,自己與自家人就是排在第一,自私,但我不引以為恥,那些明明自私卻滿口仁義道德的傢伙才是真正可恥的人。
 
就算社會步向毀滅,我也不在乎,因為我會拉著我在乎的人在毀滅以前拔腿就跑,而我認為你也該這麼做。
創作者介紹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