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1.jpg

相較於《絕命終結站》系列,能把自己放進去幻想的生存類題材反而更吸引我。

比方說《獵人遊戲》,把自己放在男女主角的地位試想怎樣才能脫險就非常有趣。

《絕命帶原者》也是如此,傳染病造就末世的題材很多,然而本片設定相對寫實。

沒有《廿八天毀滅倒數》裡的田徑食人者,也沒有《我是傳奇》裡的吸血木乃伊。

《絕命帶原者》裡,被感染,就是單純變衰弱、然後走向死亡,沒什麼特別的。

要把這傳染病想成加強版的H1N1也是可以的,片子裡沒有什麼吃人殭屍或怪物。

本片僅僅是單純的小品,講的是在充滿疾病的無政府世界裡的求生與人性喪失。

想看飛車追撞、槍戰爆破或血流成河之類的,你還是去看《絕命終結站四》吧!

就我來說,短小的《絕命帶原者》在這個類型裡實在說不上有多特出。

至少,《廿八天毀滅倒數》從攝影到音樂到角色再到衝擊都強過本片。

單就娛樂性來說《惡靈古堡》或我沒看過的《錄到鬼》可能都還強些。

簡言之,本片的毛病在於什麼都點到為止,從血腥到情緒震撼度都是。

不過,基於對生存類題材的喜好,我看完還是忍不住多想了了好一陣。

我的結論是:本片的主角們面對的環境雖險惡、但在電影中已經算輕鬆了。

面對較輕鬆的環境、卻還多次陷入險境邊緣,只能說自覺不足、死有餘辜。

話說本片的主角有四人:蠢蛋哥哥、娘砲弟弟、哥哥的暴走女友與富家女性友人。

蠢蛋哥哥很像不良少年,相信叢林法則,然而脾氣暴躁、行事衝動。

娘砲弟弟就是個書呆子,滿口仁義道德的溫情主義,實際上懦弱愚蠢又無力。

兩名女性角色的主要功能是陪襯,雖然會出主意,但掌握實權的終究是男性。

他們初步立下的原則是:絕不接觸受感染者、要把他們視為死人。

說真的,這是個好原則,在這個你死我活的世界,對外人溫馨就是對自己無情。

結果開場沒幾分鐘,他們碰到了一對父女,女兒受了感染,他們想去找醫療協助。

車子壞掉的主角們在一番爭論後決定與他們同行,以塑膠布對小女孩進行隔離。

而之後證實所謂的醫療協助根本不存在,女孩終究是死定了。

於是,主角們還是拋下了這對父女,壞人不在前面當,這會兒還是逃不掉。

事實上如果是我,早在一開始就會斃了這對父女,然後把他們的車開走。

為了生存就是這樣,別忘了這父親最初為了擋下主角們,也拿傢伙敲打他們的車。

大家各有各的目的,我想要活命,你想要救女兒,於是我們戰鬥、無關仇恨。

結果,娘砲弟弟與暴走女友基於無用的同情心決定帶走這對父女,終究種下惡果!

因為沒有多久,暴走女友就被女孩感染,還害蠢蛋哥哥也被感染。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忙了半天,女孩會死,父親也會死,還多害自家兩人去死。

而暴走女友也就罷了,那個娘砲弟弟真的讓我整個很氣憤!

片中有一段,他與蠢蛋哥哥以及前面提到的父親來到號稱有醫療協助的校區。

他們發現有個醫生堅守到最後一刻、努力照顧被感染的小孩。

然而,因為無藥可醫、小孩終究得死,所以醫生決定替小孩們進行安樂死。

這時自己有女兒的父親整個大發怒,想要拿蠢蛋哥哥的槍來阻止醫生。

蠢蛋哥哥再蠢,也知道此時把槍遞出去超級蠢,沒想到娘砲弟弟出手幫了那父親!

把自己哥哥手上的槍奪過來、丟給氣憤的老爸、希望他阻止那醫生!

幹!有這種廢物弟弟,我絕對親手斃了他!有這種大愛,就不要跟我談親情!

親情本來就有選擇性與優先順序,在生死存亡之際,選擇大愛的你就是與我為敵。

重點是白癡都知道醫生的作法很對,與其讓孩子痛苦而死,不如讓他們早些解脫。

是說我還蠻欣賞那位父親的,為了救女兒而努力撐到最後,是全片最迷人的角色。

當他知道主角一行人會拋下他們,他仍強做鎮定地哄女兒唱歌,真是個鐵漢啊!

當鐵漢從敘事線中消失後,主角們馬上開始展現他們有多不配活下去。

此時暴走女友已經被感染了,而她隱忍不說,這是人之常情,所以沒什麼好批評。

欠罵的點要從他們計畫在廢棄的高球俱樂部過夜說起。

在片中的世界裡,大部分人都死光了,只剩下少數的生還者與感染者四處流竄。

而主角們想做的,是以沿途找到的物資——包括汽油——設法移動到海邊。

高球俱樂部是他們拋下那對父女後決定要過夜的地方。

說真的,只要他們有點腦,他們應該能從那邊取得足夠的補給品、然後趕快離開。

因為事實上,高球俱樂部有一票警衛駐守,很像《廿八天毀滅倒數》那票軍人。

而主角們很幸運,那票人剛好出門找補給,只留下一人看家,而那人又剛好死了!

只要主角們夠謹慎、有稍微把俱樂部從頭到尾看完,就會發現這個事實。

那裡有武器、彈藥、情節用品、防毒面具等,拿過來備用,就能順利到海邊了!

當然我說的是理想的情境,而主角這群笨蛋在幹嘛呢?

富家女忙著找電話打去找爸媽——對電信公司真有信心,我都快哭了啊。

暴走女友忙著自我催眠:我沒有被感染,我沒有污錢,我的治國能力超強……

蠢蛋哥哥跑到骯髒的游泳池裡玩撈撈樂,還差點掉下去,他媽的有夠幼稚!

玩完撈撈樂之後,他又找到一輛高球小車,在草皮上開到翻車。

幹!不是老是說需要汽油嗎?怎麼還有閒情逸致在那邊浪費汽油?

是說,前面看他在路邊浪費子彈射招牌我就已經很不爽,蠢蛋就是蠢蛋啊。

因為蠢,所以完全沒想過汽油的問題,只急著想跟暴走女友在沙地上做愛之類的。

話說這傢伙怎麼那麼愛做愛啊!雖然我也很愛,但應該有更重要的事要忙吧?

因為滿腦子只有玩樂與做愛,當然不會注意到暴走女友變得很壓抑而不暴走。

沒注意到這種重要的小細節,就開始無憂無慮地打起高爾夫球來了……

那感覺上比較有腦的娘砲弟弟在幹嘛?陪哥哥一起打……

一直打到晚上,警衛們當然是帶著防毒面具扛著槍回來了,主角們還不束手就擒?

這時發生了非常《廿八天毀滅倒數》的事:警衛們想留下女人!

雖然其中一個警衛蠻有騎士精神,想說趕他們走就好,可是他同伴可不這麼想!

沒辦法,男人到了世界末日還是男人,想要上女人的願望不會因為病毒而消失的。

就在這時!他們發現暴走女友已經被感染了,於是慌張的叫他們趕快滾!

雖然在此我比較不懂,為何沒想過要殺掉他們?逼他們上車、槍殺、放火之類的。

不過總之呢,主角們短暫的高球俱樂部之旅就這樣結束了,

因為暴走女友被感染,蠢蛋哥哥雖然難過但也硬著頭皮把她拋下。

到這個地方,我稍微有點同情蠢蛋哥哥,他雖然蠢,但他知道叢林法則。

娘砲弟弟在形同戰場的叢林裡總是堅持要當好人,但黑臉與髒事還是得有人做。

所以,即使他多少也認為應該拋下暴走女友,最後出手的仍他的蠢蛋哥哥。

後來他們沒油了,迎面來了另一輛車,是跟他們一樣在流浪的老婦。

想當好人的娘砲弟弟還想說服她們拿出汽油!用的理由竟然是耶穌基督的信仰……

媽的!信仰能在這時間發揮作用,富家女跟暴走女友就不會差點被強姦了啦!

最後連蠢蛋哥哥也看不下去白癡的娘砲弟弟,跳出來跟老婦們槍戰!

後來汽油到手,蠢蛋哥哥也受了槍傷,加上被暴走女友所感染,兄弟終究要決裂了。

這部片的所謂高潮,就是娘砲弟弟親手殺了自己的哥哥,然後與富家女來到計畫中的海邊。

這就是所謂的……轉大人?說真的我沒什麼感覺,娘砲到那種程度不會因為開槍而改變。

而有著蠢蛋哥哥與娘砲弟弟共同回憶的海灘,雖然片頭就開始鋪陳,但也很難感動到人。

只能說,電影真的太短,我猜導演原本拍了更多,但基於票房理由被剪掉了吧?

總之這部片就是這樣:不怎麼血腥、不算是深入、不算太感人,但也不令人討厭。

在看完只有露點妹可以看的《絕命終結站四》後,有部片讓人幻想一下也不錯。

出戲院後馬上跟友人討論起:如果擔任蠢蛋哥哥的角色,發現同車的人感染了,怎麼辦?

目前我的想法是:取決於感染的是誰,以及車上其他為感染者是誰。

如果感染的是普通交情的人,當然是找機會讓他下車、然後從背後開槍打頭。

普通交情,是指一般的朋友、上過床但沒特別感情的人、聊得來的路人之類的。

讓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瞬間死亡,這已經是我能給的最大的體貼。

比較麻煩的是,萬一被感染的是我深愛的女友、兄弟甚至父母呢?

我想了想,血緣與長久的家庭羈絆還是會造成分別。

我是獨生子,我只能以父母來想像,目前我的結論是:為了父母,其他任何人都能被犧牲。

換言之,只要能讓父母活命,女友、好友甚至我的其他恩人,該殺的就是要殺。

也因此,只要留在車上的是我父母,我會背著罪惡感殺了我深愛的被感染者。

我不能留下來陪她,因為我必須照顧父母;我不能讓她活著,因為她會死得痛苦。

於是勉強能兩全的抉擇,罪惡感這種東西,就我來扛吧。

而如果留在車上的是我其他的好友、或能照顧自己的兄弟,我會考慮留下來陪感染者。

假設感染者是我女友,我會帶著口罩、槍與飲水留下來陪她,陪她到她死為止。

至於之後要怎麼與其他人會合,這是另外的問題,我相信可以解決。

最麻煩的情境是:萬一是父母或兄弟中的一人被感染、車上還有其他家人呢?

這情境很可能會造成家人的內訌,難說不會有人主張先走、同時有人主張要留下。

以我來說,既然是一家人,被感染者應該要有犧牲自己的覺悟,但,這是我的想法。

而如果被感染的是我,我會自己離開的,找個地方想辦法自殺之類的。

沒辦法,在那個世界,我也得相信叢林法則,越是有希望保護的人,就越不能違背這法則。

這類電影裡最令人憤怒的是:主角們往往沒有戰鬥的自覺,把外人的利益至於自家人之上。

《廿八週毀滅倒數》的母親如是,本片的暴走女友與娘砲弟弟也如是。

而到此我不得不承認,本片的設定算是相當平衡的:沒有人擁有足以生存的完美性格。

蠢蛋哥哥雖然相信叢林法則,但思慮欠周、鮮少動腦,很難相信他能活到最後。

娘砲弟弟真的比較適合當書呆子,他能活那麼久絕對是蠢蛋哥哥的恩賜。

暴走女友像是蠢蛋哥哥與娘砲弟弟的綜合體,兩個人的缺點通通都有。

富家女則沒什麼存在感,而且也蠻容易情緒失控,基本上同樣是個禍害。

娘砲弟弟與富家女能活到最後,只能說編劇太有佛心,是我絕對安排他們兩個去死。

最後我必須承認:蠢蛋哥哥與娘砲弟弟的選角真的都很切中要領。

蠢蛋哥哥就是《星際爭霸戰》裡的年輕寇克艦長,比起天才艦長,他更適合演本片的痞子。

娘砲弟弟則是《天啟四騎士》裡丹尼斯奎德的兒子,又娘又怪,到這片也一樣。

如果H1N1突變成超級病毒、而我必須逃亡,我要選蠢蛋哥哥還是娘砲弟弟?

我看我還是選蠢蛋哥哥好了,至少他不會在爭議的時刻搶我的槍丟給外人。

萬一他暴走的太過份,在把他殺掉丟路邊不遲。

C3.jpg

C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天空,約定的城邦。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micro.ken
  • 頭香
  • 旦旦
  • 好長的一篇文啊!
  • 黑
  • 講歸講

    可是如果得病的是家人呢

    好難考慮阿

    尤其是父母怎麼辦...............
  • 斷腸
  • 好久沒看到尚爺寫這麼長的文章了

    莫名的感動啊
  • 烈火
  • 可惜我沒有家人,難以體會後半段的意思。

    如果活下去,是殺人就可以了結的事情,那麼殺誰都無所謂。
  • k14319
  • 算起來.劇情可以說是順著人性走.雖然他對人性的描寫不算精采
  • airpig2
  • 什麼!尚大還沒看過錄到鬼?
    強推原版,那個死老太婆實在很嚇人啊.
  • Mr.神秘
  • 很多道理我們都知道,當我們變成當事人時,我們卻無法實踐那些道理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吧!
  • 查理布朗
  • 我剛看完本片 對於你說的 我認為
    講得非常好 品頭論足 樣樣都到
  • suu
  • 你想的也太多了一點
    如果遇到當下情況你還能實踐這篇所說的嗎
    就影評而言
    實在不知道在寫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