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jpg

昨天,向來以販賣腥羶血色為己任的的水果日報出了這篇衛道評論:

名模的真面目/余艾苔

內在是如此貧乏,為了追求高報酬,什麼都不在乎,這也是功利社會扭曲的價值觀所致。

節錄自:壹蘋果網路

話說,余艾苔的文章向來以嬉笑怒罵為主,多少都帶了點笑話意味。

以此類推,我相信這篇是在反諷吧,否則水果日報何以見容於世呢?

動不動就把嫌疑人姓名刊出來、超級熱愛屍體照片的水果日報,憑什麼跟人談道德?

批評人家出賣肉體與功利主義,「今日我最美」賣的難道不是肉而是心靈?

更不要說《壹週刊》有多愛關心人家的乳頭跟下體!

所以,我相信水果日報這篇絕對不是真心的啊,那麼真心,管理當局應該要集體自殺。

當媽媽桑又怎樣?脫衣服賣身體又怎樣?只要不偷不搶,她們不比任何人不高尚。

要說他們違法,孫中山違法,喬治華盛頓也違法,重點是法本身是否合理?

腦袋裝屎不裝腦汁的笨蛋只知道憑著習慣反對色情,殊不知所成就的是更大的暴力與邪惡。

媽媽桑促成自願性的交易、酒家女露自己的奶奶取悅客人,哪裡邪惡來著?

董氏基金會踐踏他人的自由、馬英九漠視人民知的權利,這叫做邪惡。

政府強逼你繳稅、不顧你的意願發展軍事或發包無用的工程,這叫做邪惡。

笨蛋連什麼是邪惡都搞不清楚,只知道整天把道德掛在嘴邊,無怪造成道德淪喪。

事實是,色情也好,功利主義也好,沒侵害到人,真的沒什麼不好。

倒是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傢伙,動不動就以暴力害人,邪惡又偽善至極。

一堆自我感覺良好的白癡不斷給邪惡集團力量、還以為自己在正義的一方,真是可笑得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


留言列表 (36)

發表留言
  • 犬神薙空
  • 搶頭香...最近的話題好像都跟性扯上關係耶...
  • 無盡‧永恆
  • 「色情也好,功利主義也好,沒侵害到人,真的沒什麼不好。
    倒是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傢伙,動不動就以暴力害人,邪惡又偽善至極。」
    這兩句真的完全符合現在的現況啊。
  • 假自由之名
  • 董氏基金會踐踏他人的自由?是啊是啊,連法律也在限制殺人犯殺人的自由跟父親輪姦女兒的自由呢
  • ㄚ哈
  • 4F的真的看不董文章...還是腦袋也有問題,版大就說只要不侵犯他人的自由都是可以接受的,你都殺了人還不算侵犯他人自由?父親如果跟女兒不是自願發生性關係,那也是算是強制性欽也是侵犯自由,如果父女相愛可不可以性交...恩!!!可以看看原罪犯這個電影~
    哀~這年頭看不董文章的人真是多'~
  • 迷惘的台灣黑熊
  • 預防潛在的威脅,武裝自己是最基本的保護措施
    抽菸的人,危害他人不想吸二手菸的自由和健康
    父女相愛?親情和愛情都無法把持分界的人?

    只求功利的價值觀,已經讓社會陷入了危機
    民代追求功利,官商勾結,欺騙民眾
    企業追求功利,黑心製銷,剝削勞工
    人民追求功利,勾心鬥角,泯滅良知
  • 美樂蒂
  • 董事基金會的確她別人的自由,把菸盒改成那樣,大家都不抽菸了嗎??
  • 白
  • 6樓大大,你一定沒仔細看禁煙的條文,
    董氏基金會禁到連餐廳都不准設吸煙區,大樓內不准設吸煙室,
    這樣叫做"預防潛在的威脅!"
    e04~在吸煙室裡頭吸煙是會對誰產生威脅!
  • 阿G
  • 六樓的
    董氏可以促法限制我不在他人面前抽菸,很合理
    但菸盒弄成這不倫不類的,不就是限制我審美的自由嗎
    憑什麼讓這些狗娘養的決定我的視覺感受
    憑什麼讓這些王八蛋一而再的提高價錢
    我都已經在自己獨立空間抽菸了
    憑什麼要我再付錢去繳其它人的健康風險金
  • 王某
  • 罵笨蛋文百看不厭吶 !
  • 真君子
  • 聽這種假道學哀嘆社會道得淪喪又信以為真者,就只能眼睜睜看著沒上當的聰明人吃香喝辣吧!!!
  • HL3
  • 沒錯而且此外大眾也有個荒謬的認知,總認為開放色情就跟道德淪喪畫上等號,

    但是事實是,開放色情行業的北歐國家,人民道德觀普遍都好,就算是日本仔也比台灣人要奉公守法,所謂道德淪喪之類的說詞~只是衛道人士另一種看似冠冕堂皇的藉口吧?

    另外董氏的訴求大部分我還能接受,但是菸盒被搞成這樣,難道不叫作被箝制自由嗎?
  • 小3
  • 大推倒數第四句~
    笨蛋連什麼是邪惡都搞不清楚, 然後又自以為正義
    名模用臉蛋美胸美腿來賺錢, 跟性工作者用...來賺錢, 本質上根本就沒有不同,
    但是社會上名模可以大行其道, 性工作者卻得被冠上污名, 真是荒謬到可笑
    很多人就是只知道那些自以為理所當然的觀念, 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結果造成下一代繼續出生在偽善的溫室裡
  • 欠扁
  • 凱渥現在旗下的也有一個爆出做酒店的
    但老闆說誰沒有過去,所以放過她(以及其他嫌疑犯)
    什麼雙重標準啊!!真無聊!!
  • HL3
  • 如果賣肉有錯,那女生全都不要化妝打扮算了...

    買賣本身本無罪,之所以可以賣,是因為他在買家的眼裡有價值,因此可以達成交易

    所以抨擊賣肉的行為,實在是很沒意義的事...因為只要女生的肉體在男性眼中是有吸引力的,就永遠都會有"賣"的行為產生,因為有人買就有人賣,這很正常合乎邏輯的。
  • 悄悄話
  • Sheena
  • 親愛的尚恩

    中華電信工作也不容易考上,講話請你三思。
    有沒有意願成為我的工作夥伴呢?
    賺一些外快!
    我的手機:0953397107
    我的市話:02-26514951

    那只能用選票表達意見囉!

    我承認,我是俗仔,怕被警察伯伯抓去關,有前科的話就麻煩囉,更沒有自由可言。
  • 習慣的路人
  • 反正只要你看不順眼東西的通通都是邪惡,早就習慣了。
  • HL3
  • 17樓:我懂你講的意思,但是,你願不願意看到台灣變成怎樣,跟性產業本身的合理性應該無關吧。這並不能成為要禁制色情的理由...

    就像文中說的,如果要說什麼東西是邪惡的話,我覺得自以為己身是正確的而去打壓和禁制別人的行為,就是最大的邪惡啊。
  • citywalker
  • Sean Woo這篇文章很有問題 (問題之大 只比他的「賭博合法論」好一些)

    坦白說
    頻果是八卦報紙 跟它愛用腥煽色暴力血腥的內容
    其實是兩回事

    人嘛~~誰不愛腥煽色暴力血腥?

    很多人都不吐朝 可是大家都明眼在心中

    Sean Woo挑電影的品味 其實就是腥煽色暴力血腥

    所謂不好看的電影 大多都是不搞腥煽色暴力血腥 (就算搞了 也搞的跟蔡明亮一樣 ...就算一個裸女在你眼前張開兩腿 也有辦法讓你毫無性慾)



    至於八卦?

    我們這個社會容易有用「收入高低」來衡量一個人「身分地位價值」的傾向

    名模收入高?可是除了天生本錢好以外 名模有何不可或缺的價值?

    他們能有如此身價 純粹是因為 「太稀有」、「需要他們的產業,利潤都很高」

    兩者相乘 就造就了名模的身價

    主流媒體會去戳破這些事實嗎?

    這就跟小甜甜布蘭妮說自己是處女、女星說自己愛看書、型男愛說自己渴望穩定的感情...都是同樣的道理

    都是鬼扯!

    對大眾揭穿這些鬼扯 才是八卦媒體的本質

    跟大眾愛看腥煽色暴力血腥...是兩回事


    (Sean Woo的思考邏輯大概很難認同這點)
  • 赫爾
  • citywalker所以您的結論到底是什麼啊?

    我以為版主的本文重點應該是在末三句阿。至於蘋果刊登這則評論的合理性等等,那也只是版主用來做為開頭進入這個話題的引子吧...並不是重點。
  • citywalker
  • 我的重點是......

    Sean Woo的想法就是 講仁義道德的 不是虛狡的偽善 就是腦袋塞滿渣 沒有其他種可能

    「這世界上 不可能有人真的相信仁義道德」

    凡是他認為沒邏輯、沒道理的東西 都會被這樣批

    根本不管自己的認知多狹隘、多有限



    說 色情不會害人?酒家女自願露?

    也許不「害」人 但肯定會騙人 Sean Woo敢保證每個當下「自願露」的人 幾天、幾月、幾年後還那麼自願嗎?

    當然...Sean Woo或這裡的人可以說 「三心二意的人自己不對,勸她們脫的人沒有錯」

    如果是這樣 那些保險業務詐欺、金融不對等銷售手法的受害者通通不用玩了 因為「當初自己笨,乖乖相信業務的話,才會血本無歸」


    我一支手、一個腦袋 論點是Sean Woo提出的 他可能思考了很多天 我只是隨手往腦袋裡挖一挖

    真要辯 我一定輸

    搞到最後 一切還都是Sean Woo說了算......

    他那套詭辯法我贏不過 明知道是「白馬不是馬」的邏輯詭誂

    我只能講 邏輯不是只有一套 數學證明題可以有好多種寫法 他的反論意見可以經過邏輯檢驗 並不表示 「正面意見一定沒有邏輯基礎」
  • citywalker
  • 而且

    「法本身是否合理」......

    這話真的很不學無術


    法律的觀念是 人並沒有跟「法律」訂契約 要求「法律」來規範自己

    所以法律有「義務」證明 接受它的管轄 比不接受它的管轄好

    這也就是革命的基礎 與合理、不合理無關


    講合理、不合理

    其實已經承認了 法律有權管轄人



    (要不要禁色情行業? 這其實純粹是利益問題

    「曾經」 禁色情行業對這社會是好的 而我們也還保有這樣的觀念

    就好像很多人也相信 公共建設可以促進經濟、植物油對心血管負擔比較小、抽煙會導致肺癌......

    所以這不是偽善的問題

    只是觀念落後罷了

    偏偏一堆Sean Woo這樣的人 搞不懂真正的重點 就在那霸著公眾頻道資源 害許多人錯過搞清事實的機會.......這話講的可能重了點 可是很貼切我的心情


    只能說 Sean Woo是個純理論派、技術派 而不是實用派的)
  • 赫爾
  • 我並不覺得版主是在詭辯...。

    要知道版主討論的東西本來很多就是一種大方向,而既然是大方向那裡面自然會忽略許多小細節,而這些小細節當然可以拿來討論

    就像你說的從事色情業可能會有被半推半就的那種,甚至是非自願的那種,這種問題的確是需要解決,但是不能因為這樣就一竿子打死其他人吧? 如果因為上述理由而禁制色情業,那麼,那些真正自願要從事的人們,她們就這樣被剝奪權利了的話,這樣對她們難道就公平嗎?
    就好像你上面舉的例子,因為有人被騙血本無歸,所以要全面禁制金融業保險業嗎?

    所以我說版主很多論點都是一個基礎的大方向而已,想要討論小細節的話也要等大方向確立了之後再說吧。至少以理性思維來看,我實在看不出自願從事的性交易有何不當性可言。
  • 赫爾
  • 喔,我上面是回覆你22樓的東西。

    像是23樓你最後一句,我就是想表達這樣的意思。
  • citywalker


  • 別問我這種問題

    各位認為可以一竿子打死「反對讓性行業合法的人」

    卻不許打死「想從事性行業的人」?


    這就是版主的態度! 這就是詭辯!


    版主沒有在真正討論任何事情... 只是找出論點抹黑跟自己持相反意見的人

    要「禁」 要考慮很多、計畫很多 而這些都是已經存在的

    當然 要「開放」 也要考慮很多、計畫很多 而這些Sean Woo根本不願題 反而一再暗示「開放就是了!」


    自願從事性交易...當然沒有不當性可言

    個人擁有槍支呢?國家擁有核生化武器呢?...這好像也沒有不當性啊! 還有哪些事情可以用這種邏輯推論法辨證檢視的?

    要不要繼續用這種邏輯推論法 把所有東西抓出來 一一挑戰各位的極限?
  • 烈火
  • 給MR.citywalker

    你想在眾人面前公然自慰,那是你的自由。
    但千萬別想用這招告訴別人性愛多舒服,因為這很滑稽。
  • citywalker
  • 聽無啦~~~

    「公然自慰」可以用來告訴別人「性愛多舒服」?



    那......「公然露鳥」的目的是什麼?想告訴別人什麼?

    「公然說謊」的目的是什麼?想告訴別人什麼?


    我就算偶爾會對Sean Woo的言論感到不快,但至少還看的下去、至少那些意見還直得一看

    #27樓的這算什麼?
  • citywalker
  • >>腦袋裝屎不裝腦汁的笨蛋只知道憑著習慣反對色情,殊不知所成就的是更大的暴力與邪惡。
    >>媽媽桑促成自願性的交易、酒家女露自己的奶奶取悅客人,哪裡邪惡來著?
    >>董氏基金會踐踏他人的自由、馬英九漠視人民知的權利,這叫做邪惡。
    >>政府強逼你繳稅、不顧你的意願發展軍事或發包無用的工程,這叫做邪惡。
    >>笨蛋連什麼是邪惡都搞不清楚,只知道整天把道德掛在嘴邊,無怪造成道德淪喪。


    看看這段文字好了

    誰能告訴我 反對性產業 跟下面那幾個意見有何關聯?

    董氏基金會踐踏他人的自由、馬英九漠視人民知的權利,......因為他們反對性產業合法化?

    政府強逼你繳稅、不顧你的意願發展軍事或發包無用的工程,......因為他們反對性產業合法化?

    這是什麼鳥邏輯?......完全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事

    今天這篇新聞文章如果是「褒獎董氏基金會」、「傳揚馬英九的親合愛民」、「支持政府無目的擴大公共預算」.......那Sean Woo罵的有理

    可是政府的本質就是暴力機器 政府作事情手段就是暴力 任不清這點事實 然後把過錯推給持特定論點的人?
  • 赫爾
  • 我有去一竿子打死所有反對的人嗎?

    前面有說,如果有非自願以及被迫的行為,的確要想方法來解決這種問題,這是合法化需要考量的配套措施,我並沒有覺得反對者是無道理的...而你卻像是沒看到一樣繼續說你想說的,這就是你的態度? 這樣叫做有在討論事情?

    誰在詭辯,應該一目了然吧?

    自己都已經承認說自願從事沒有不當性可言了,態度上卻還是強硬堅持反對,這樣叫作理性? 這樣叫做可以討論事情? 還是已經自知理虧卻輸不起在嘴硬?
  • 赫爾
  • 看看29樓你的回覆,就知道在小地方挑毛病,這樣是不是叫做在嘴硬啊!?

    詭辯的話,是沒有辦法說服任何人的。頂多自己白費力氣而已。
  • citywalker
  • 在此道歉 我不是說赫爾一竿子打死誰 我們是在誰的版上討論? Sean Woo的

    是Sean Woo一竿子打翻所有人

    從頭到尾 我都是在談論他的態度和意見 不是嗎? 造成你的誤會和不快 是我的過錯 希望你理解



    這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懂邏輯 也不是只有他的邏輯稱的上標準

    為何他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可以通過各位的標準檢定 我卻不行?


    至於說我在挑毛病?

    這不是字裡行間的小毛病 而是根本上的邏輯問題

    不管是個人言行 還是其他政治議題的看法 都跟今天的「性產業」問題八竿子打不著



    今天討論的是政治 不是只有是非黑白而已

    請問 車輛在馬路上一定要靠右走嗎? 不能靠左走嗎?

    同理 性產業一定要合法化嗎? 不能禁止嗎?

    這些問題當初的取捨 本來就不是用邏輯在決定的 為何今日要用邏輯來推翻?

    憑什麼又把那些「沒有邏輯」的人打上偽善的標籤?


    我從沒說我反對性產業合法化 只是我能理解為何今日性產業會被禁止

    因為理解 所以我無法支持讓性產業合法化 更討厭看到有人像這樣 只會空口講大話、提不出半點有用見解 卻又不許看到有人跟自己持相反意見

    所以才留下 「Sean Woo這篇文很有問題...」這樣的文字


    如果赫爾不能理解我的立場和態度 那這篇是最後一次回文
  • 赫爾


  • 你還是沒懂我意思


    為什麼我說你在小處挑毛病

    版主舉那些政治上的例子是用來類比性產業之合理性

    換句話說那是一些類比的例子

    那只是一個類比的動作

    或許這些例子舉例不當或你覺得這些例子本身有問題

    但是那的確不是本文重點,本文重點是性產業以及性交易的合理性,我一直再討論這一點,也從頭到尾只有在討論這一點

    我沒有要管你們對那些政治議題的看法


    最後您說了你理解為何會被禁止

    這也是我不能理解的地方

    應該說知道禁止的理由但我不認為這些理由是正確的

    為何在西方社會沒問題的東西,搬到我們這裡來就大有問題?

    至少從大方向來看讓人覺得這很沒道理


    還有你憑啥說版主在空口講大話,提不出半點見解(你呢?)

    也犯不著留這是最後一次回文怎樣的話,給人感覺像是吵架在講氣話似的

    因為我也沒有非常在意
  • citywalker
  • 靠.......

    如果你要這樣批評我 那我能同意...可是不能接受

    因為...說到底 Sean Woo根本沒有資格說別人偽善

    如果真要比較、真要挖掘 他自己才是最偽善的人



    這樣講吧 從頭開始...

    Sean Woo認為性產業應該合法化? 因為性產業不偷、不搶、不礙著人

    那...販毒的人 也不偷、不搶、不礙著人 是不是也要讓販毒合法化? 不要跟我說只讓輕量的毒品合法 我是說...徹底的無管制

    再來 國家有錢 要囤積核武軍事 和假想敵對國進行軍備競賽 這也是不偷、不搶、不礙著世界運轉 是不是全體人類都應該禁聲、容他們繼續去搞?



    不偷、不搶、不礙著人 這個標準本身就很主觀

    其實只是沒礙著講話的人自己而已 講話的人根本不甩那些被礙著的人

    這種邏輯論點 根本不足以當作證據或推論

    即使成立 這種邏輯也不能拿來用在公眾政治事務上頭用 事實上 這種邏輯除了在這種時候、這類議題上 幾乎沒有地方適用

    純粹是種為了辯論而辯論 或是讓自己的目地達成的技巧而已 根本稱不上邏輯

    政治人物、還有以外的許多人 就是因為理解這點 所以反對性產業合法化

    那些讓性產業合法化的國家地區 難道真的全然沒有問題嗎? 這點也很有爭議



    另外 如果真要討論怎樣對「性工作者」最好...那些支持性產業合法化的人 絕對不會告訴大家 其實讓性產業合法化 只會讓性工作者的處境更難堪

    為什麼? 因為非法正是其「高獲利」來源

    即使獲利都被應召站給抽走了大部分 至少妓女們還是可以拿到可觀的數目

    今天一旦合法 甚至開始大量引進國外從業者......想想台灣有多少消費族群來維持價格?

    (或許我看的不夠遠 沒有考慮到這可以造成「觀光效應」

    可是當初鼓勵爭取大陸觀光客的人 不也是用同樣的藉口跟理由嗎?)

    說白了 開放性產業合法化 最後得利的只有 嫖客 而已

    因為這可以降低消費的成本 最起碼 不用話心思去躲警察、物色應召站資訊.......



    請問

    反對跟支持 到底誰比較偽?


    我的論點到底是什麼?

    其實我只是認為先維持原狀就好 支持性產業合法化的人 與其遊說政治人物修改法律

    不如去擔心我們這個社會真的已經準備好迎接性產業了嗎?

    在舞台下吆喝著舞台上的脫衣舞小姐們「不要拿小費、跳賣力點」 或是對著街上的騷動著「來當雞吧!舊貨老子嘗膩了」

    這很容易

    何況是Sean Woo這種整天就喊著 「看電影就是要有露、有血腥暴力......」的人 (我並沒有原文完整引用)

    可是要把自己懷中的女人推到台上、或把台上的女人帶回家時

    就很難了

    更何況 當滿腦子只是期待的能夠「用更低廉的代價爽到」 哪有人會去在意其後果?

    Sean Woo真的有心 就不要整天只會批評女性假矜持、衛道份子虛偽

    那都是好啃的軟柿子

    真正有難度、有建設的 應該是鼓勵大家娶個妓女回家吧
  • citywalker
  • 至於...禁止性產業的理由?


    坦白講

    人的想法 總是昨是今非

    曾經嚐試過自殺的人、有過自殺念頭的人 是不是一輩子都不改這個想法? 而我們根本也不需要浪費資源去輔導糾正 反而應該大方幫助他們用成功率更高、更輕鬆的方式自殺?

    這就是禁止性產業合法化的基本立場

    誰敢保證今天從事性產業的人 一輩子都不會後悔?



    人不是理性動物 人的理性很多成分都是矛盾

    雖然「禁止是為了保護」這種思維很八股、很封建

    可是 至少會有這種想法的人 其思維深度都勝過空有邏輯技巧的Sean Woo

    我不敢保證今天每個喊反對性產業合法化的人 都是抱著這種思維

    可是政治就是這麼一回事

    某個「真正有此思維的人」出來登高一喊 底下群眾千呼百應 但各懷鬼胎

    這個登高一呼的人 要為其他心術不同的人負責嗎?

    這就跟渾沌理論的主張是一樣的

    世事表象所見 其實是很多小因子匯聚整合而成





    (

    順便一提 「禁止是為了保護」這種思維 早就已經不是立法主流了

    真正讓性產業無法合法化的原因 還是在於社會觀感問題

    政客是人民選出來的 如果當討好反對性產業合法化的人比較容易時

    怎麼可以怪他們偽善呢?


    反對性產業 並不等同於迫害性工作者

    今日很多合法勞工的待遇和處境 跟被這個社會體制迫害沒兩樣

    請問合法保障到了誰?

    更何況 Sean Woo的文章中 並沒有證明:

    反對性產業的人 一定會對其他大惡視而不見。

    這是我對那些例子那麼反感的原因

    人有權選擇自己想要關心跟發聲的事物

    如果不同意這個論點 Sean Woo的存在沒有價值

    因為他自己就是這個精神的貫徹者
    )
  • 赫爾
  • 我知道你講的那些是跟社會觀感或者是個人的接受程度有關

    可是這真的跟買賣行為在邏輯上的正確沒有關聯

    說穿了你們就是因為在情緒上不能接受所以在理智上也會去找到許多枝微末節來反駁

    甚至理智上知道她們明明就沒礙著別人但是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

    我覺得這就是情緒化...這就是不夠理智

    像是什麼會後悔之類的...你怎知道人家會後悔? 就算是會好了這也是她們自己的選擇

    我真的不知道要是別人的選擇跟你無涉,那你憑什麼去干涉別人的選擇? (會後悔也是別人後悔不是你後悔,真的跟你無關) 你最多只能勸說或勸導,但是你沒有禁止別人的權力,因為那是他的選擇權

    禁止是為了保護這本來就是不夠理智的作法

    然後你說到社會觀感的問題
    試問社會觀感就一定是對的嗎?
    社會觀感也曾經歧視過同性戀,也曾經歧視過黑人,不只是妓女和性工作者
    而當政客去"刻意討好"這些歧視別人的人
    只因為這些人的人數較多,聲音較大,
    這樣難道不叫偽善?

    合法是一種象徵性的意義
    如果不合法的話那性工作者永遠會受到歧視因為她們是非法工作者
    如果不合法的話那社會對她們的歧視就會永遠都在

    最後我覺得你很多的說法根本就是感受的說法而不是理性的說法
    也就是說我覺得沒辦法跟你講理
    像是會後悔或是沒辦法接受娶一個妓女回家這都是個人感受
    而你個人能不能接受娶個做妓女的回家跟她能不能去做根本沒有邏輯上的關連
    因為她做這工作壓根沒礙著你
    你不能接受娶這種人回家關她什麼事? 她不是你的誰沒必要為了你的情緒負責
    而你也沒資格干涉她的選擇因為她的選擇完全與你無關
    所以說我實在很不喜歡把感性訴求作為辯論說詞的作法

    當你自己都沒辦法處理好情緒又要怎麼理性的討論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