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點半沿著北投的西園路、登山路往上走,這時間可碰不到什麼爬山的人潮—我有一次試著六點半往上走,結果所有的老伯大嬸都已經在往回走,還對我露出「少年郎你現在才來啊?」的表情—連車子都很難看到一兩輛,這山路還真是白天才走得下去的地方,晚上怎麼死的都不會有人知道。

爬山本身沒什麼好說,但我想記下我今天看到的一隻蝴蝶。

大概在西園路末端的大陡坡附近,有一隻巴掌大的黑色蝴蝶停在路上。我不確定它是死是活,但依它翅膀挺立的樣子,似乎不是死物。山下不大容易看到那麼大的蝴蝶,翅膀強壯地彷彿不怕風吹,黑色的羽翼有種自以為是的邪惡氣質,我沒仔細看它的觸角是否在纖動,我猜想它應該處在一種極為沈靜的休息狀態吧。

這裡的車子太少,所以蝴蝶可以在馬路中間沈思。不像雨天過後馬路附近的可憐蝸牛,每次都被壓得家破人亡。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起身離開那蝴蝶,雖然我身上有虐待動物的潛在因子,但蝴蝶不是我有興趣凌虐的物種。就在這當兒,一輛卡車從我身旁呼嘯而過,看那卡車的方位,我反射性地回頭看那隻蝴蝶是否安好。

結果它已經變成一片扁如看板圖案的屍首了。不像過街鴿子的皮開肉綻,也不像車禍小貓的血腥哀怨,就純粹是毫無動靜的一片圖案在地板上。

凱拉後來說我要為這隻蝴蝶的死負責,才不是這麼一回事呢。它一定是大限已到啊。一定是這樣的。

總之呢,這是個沒有下雨、看到被壓扁的蝴蝶、午餐吃雞腿飯配阿華田的悠閒日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sean 的頭像
woosean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